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 第2031章 龍少篇,后悔了吧?
    顧不得讓醫生給查體,龍馭逡拽著兩人就出了門,傅柏半攙扶著他,傅重便拉著翻譯去打聽情況了,很快地,他便折了回來:“逡哥,兩個人都已經轉進了病房,姓權的那個已經成了植物人,說是除了眼睛哪里都不會動,恢復無望;另一個說是很快醒了已經轉進普通病房,具體什么情況這邊的醫護人員也說不清楚,也不確定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我查了查,每名,在506號房!”

    傅重的話音剛一落,龍馭逡就急急地往病房區奔去了。

    一路直奔了五樓,沖進了房間,卻見病房里只有一個大人在喂小女孩吃東西,另一張病床是空的,此時在,護士正在整理換床單。

    “人呢?”

    龍馭逡一個低喃,傅重趕緊帶著翻譯過去了,一邊交涉,又出了跑了兩個辦公室,他才又氣喘吁吁地回來:“逡哥——”拽著傅重的胳膊,龍馭逡的臉色當真是比死人還要難看了:“是她嗎?

    人呢?

    出事了?”

    最后三個字,飄忽地龍馭逡都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聲音。

    因為有了前一次的經驗,傅重生怕他一個激動又出事,趕緊道:“不是不是,是慕容小姐剛剛出院了!”

    “什~什么?”

    不約而同地抬眸,傅柏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驚詫。

    “我剛剛去咨詢了下,還專門去找了負責的醫生,那醫生說,送來搶救的時候是…….那個樣子,進了急救室沒一會兒人就醒了,他們想著先觀察下再決定,就先把人給轉進了病房,這還沒顧上后面,人就自己退房走了,應該是……沒什么大事吧!”

    其實說白了,就是醫生根本還沒檢查,也不知道具體什么情況!不敢再重復描述當時危急的樣子,傅重避重就輕地把事兒給匯報完了。

    “走了?

    她走了?”

    不自覺地低喃著,龍馭逡的腳下又是一個趔趄,最后怎么回的病房他自己也不知道,腦子里回響地只剩下了那真假難辨的凌厲嗓音:[這件事后,你我一刀兩斷……永遠不要再來找我!][你只有這一次機會!]而后很多天,龍馭逡的腦子里只有一個深沉的認知:他毀了她,他徹底地毀了她,終其一生,她永遠都不可能原諒他,更遑論再接受了!……那天之后,龍馭逡就病了,病得說嚴重吧又沒有檢查出毛病,說不嚴重吧他咳起來仿佛都要吐血的節奏,總之,他生生在醫院里躺了一個月之久,生了這輩子最漫長最嚴重的一場病。

    一夕之間就像是換了個人,俊朗的樣貌明顯的憔悴,雙鬢間竟然明顯生出了些許的白意。

    這天,處理完手頭的事務,傅重過來陪著他做了最后一次檢查。

    回到病房,不自覺的拳頭又攥到了唇畔:“咳咳~”“逡哥?”

    上前,給他搭了一件西裝,傅重回身給他倒了杯水,偷偷地,還是禁不住嘆了口氣:“伯母那邊打聽你好幾次了……應該是想你了吧!”

    這趟韓國之行,他們呆了太久了。

    他跟哥哥已經來回跑過多少次,他卻因為這場病的緣故一直還沒有回去過。

    都說知子莫若母,大約龍媽媽是感覺到什么或者聽到什么風聲了,接連問了他們幾次了,但因為龍媽媽的身體緣故跟當前的情況,他們一直都沒有說,直說是他在外面忙,被些事絆住了。

    自從那件事后,龍馭逡就變得異常沉默,沉默地有時候就像是個沒有靈魂的尸體一般,連龍媽媽的電話都回地都帶上了公式化。

    “嗯,差不多我也該回去了!醫生那兒沒說什么吧?”

    果然還是同樣的話,點頭,傅重道:“目前還很穩定!”

    兩個人又說了些什么,龍馭逡便在床上打了個盹,不知道睡了多久,卻猛地又被驚醒了:同樣的噩夢,原以為這件事結束后就會好了,沒想到,事情結束了,噩夢依然在,只是對象換了個人,他更難以入眠了!所以,倏地睜開眼,他又控制不住地咳了起來:“咳咳~”此時,拿了報告,傅柏跟傅重一起走了過來,給他倒了杯潤嗓子的梨水,傅重也禁不住惱了:“一群庸醫!怎么一點不管用、不見好呢?”

    放下報告,傅柏卻禁不住搖了搖頭:“他是心理病!心結解不開,吃多少藥都不會管用!”

    示意地掃了下桌邊的報告,他道:“身體器官包括嗓子都沒有任何問題!”

    一句話,把傅重憋啞火了,頃刻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半天后才憋出一句話來:“要不回國吧?

    這什么破地方,什么都差的要死~”他們其實早就想回去了,奈何龍馭逡的身體一直抱恙,最郁悶的就是一直查不出確定的病因,一直蔫蔫無力地咳嗽。

    他知道這里面有其他的原因,但他前面也的確是重感冒地昏迷了一場。

    其實這句話主要是對龍馭逡說的,但他自從那件事后心神明顯有些恍惚,經常都是現在自己的思緒里,兩人很多事兒都是對牛彈琴了。

    傅重見他半天沒回應,正郁悶地想著再問一次,傅柏突然出聲道:“后悔了嗎?

    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你把自己折磨死又能改變什么呢?”

    倏地直身,傅重推了傅柏一把,還對他使了個眼色:“哥,你說什么呢?”

    眸色沉了沉,龍馭逡的心思顯然是被拉了回來。

    傅重急得不行,傅柏卻都沒搭理他:“為了一個女人搭上了自己的心上人,現在你是要連自己也搭進去嗎?”

    “哥!你說夠了沒?”

    他瘋了吧!“我早就跟你說過沈蘿死于癌癥、與你無關,讓你放下,你偏要往自己身上攬!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總有一天,你會后悔的!”

    “哥!”

    什么意思?

    “金美智不是沈蘿!你蒙著眼睛自欺欺人了那么久,歷史是沒有重演,可你就真的開心了嗎?

    她沒有發生那種事!她還活著,你還有機會!”

    話音落,轉身,傅柏直接往門外走去。

    他在打什么啞謎?

    愣地暈天暈地地,傅重瞅了瞅兩人,隨后蹭蹭地追跟了上去。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