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歷史軍事 >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 一百二十七邀請
    南匈奴單于庭,就在偏關西北的地方,這個距離如果快馬加鞭一天就可以趕過去。在數月前鮮于輔就已經到來了,這也讓南匈奴警覺了一點。所以說提前屯兵了,萬一漢人對他們有意思怎么辦?所以說南匈奴也就打聽了一下,然后就得知并州似乎來了一位……

    劉和這個人他們并不認識,但是似乎稍稍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那劉和是劉虞之子,劉虞幽州牧被公孫瓚殺害。當時劉和似乎在長安,之后劉和就回到了并州。聽說袁車騎找過劉和要聯合攻打公孫瓚,但是之后不知道為何就成了現在這個局面。袁車騎一人在前面擋住公孫瓚,然后劉和領了并州牧就來到了并州!

    “此子有些……說不清,他來了之后繼承了他劉虞的一貫仁政,對待百姓們是挺好的。之后他就開始收羊毛了,在之后就派了大將鮮于輔守在了偏關。隨后就是對于我們的人開始了驅逐,據說登記之后就可以留下,不登記的一律驅趕出去,有過作惡的更是直接抓了起來?此剖莻有作為的人,但是……不知道為何不為其父報仇,實在是太過于奇怪了!眴斡谕,旁邊一個中年男人慢慢的說道,這是南匈奴的其中一支。此人喚做呼蘭若,曾經這一支在祖上也曾出過單于。

    旁邊另一男子笑道:“不過一小兒如何是那公孫瓚的對手?那公孫瓚常年在和那些烏桓、鮮卑的人作戰,自然是經驗豐富。那劉和到是也懂事,現在不去找他的麻煩。一旦漢庭穩住了局面,恐怕那公孫瓚就在劫難逃。雖然懦弱了一點,但是也算是報仇了!

    “現在不是這個,而是說那劉和似乎要來了,對于這一次交易……兩位怎么看?”首座的男子對于劉和的事情并不感興趣,這劉和過來做生意就有點意思了。他想要看看,這個劉和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盍诉@么久閱歷自然是多,漢人詭計多端,那劉和指不定什么樣的人。所以別人說那都是假的,只有看到了才是真的。

    卜骨莫利的話讓兩個人稍稍停頓了,其后年輕的亭獨于卻是說道:“能怎么看交易就是了,看看那并州牧的想法是什么?不過目前看來,對于我們還是挺友好的。此人相對懦弱,應該可以相安無事!

    “還從來沒有說一個官員,親自帶貨物來交易,這劉和……有點意思?”劉和是什么那可是并州牧,不管怎么得到的那也是并州。放眼看去天下有幾個諸侯?能占據一州之地的人又有幾個?無論最強還是最弱,這也是權利很大的人了。哪怕是此刻的皇帝見到這些人,那也是禮遇有加。

    卜骨莫利點點頭說道:“就是如此說……這劉和似乎太不要面皮了,一州之牧居然親自帶貨前來?如果不是真的蠢,那就是圖謀不軌。不過……我們還是看看再說,畢竟之前收羊毛讓我們得到了不少好東西!蹦切┭蛎猩逗玫,總之他們還不明白。不過只要能有錢,他們也不介意……

    “他才多少兵馬?難不成還想對我們動手?”年輕的亭獨于完全不懼怕,這要是大漢的其余諸侯,他們估摸著還要掂量一下?蓜⒑同F在不過一小兒,其次連父親的仇都不敢報,憑什么對更厲害的南匈奴動手?南匈奴雖然弱,可那是相對于漢帝國而言,那是真的弱以至于隨便一個強大的諸侯都不怕他們。

    “師出無名……打仗也不會帶著貨品交易,看看再說……”最后幾個人商議了一番,反正打是不可能的。他們講道理一直都很尊重漢庭的命令,所以說對方想要打他們也要有個借口吧?

    這邊三個人商議著,外面就有使者來了?粗鴿h人的使者到來,卜骨莫利問道:“不知道使者前來,此番所為何事?”

    那使者就是下面的官員,他卻是掃了一眼眾人說道:“我家主公已經到了偏關,半月之后諸位可以去偏關,看看我家主公帶來的商貨!

    這一下讓三個人有點驚異,這劉和似乎來得有點快?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卜骨莫利連忙說道:“那使者請告知劉大人,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準時前去!眲e看對方是孩子,可畢竟是并州牧。他們并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他們內心是看不起劉和,但是行為上斷然不會。正如曹操和劉備煮酒論英雄,說是這么說打人的時候可沒有任何的手軟。

    那使者點點頭說道:“既然這樣那你們準備好,我也要回去告知主公!

    “使者吃過飯再走……”

    “軍情在身……”說完那使者就直接轉身離開,根本就不做停留。那干凈利落的行為,似乎和以前的士兵很不一樣。

    “有點意思,想不到哪位大人來的這么及時?有意思的來了,他現在這個時間來恐怕今年是回不去了。漢人過年……可是很重要的節日,他這么急是為什么呢?”卜骨莫利一臉的嚴肅,難道是缺錢了嗎?

    “管他呢?可能是缺錢想要招兵買馬?無論是哪一個,對于我們來說都不是壞事!蓖お氂诟静辉谝,反正又不是打仗。

    “那就準備東西吧,反正……馬匹少交易一點,畢竟是新來的刺史,怎么也要給點面子吧!彼麄冞是習慣說這個官職,只可惜在末期明顯不是尊稱。呼蘭若不想交易太多馬匹,雖然說大漢也不缺少馬匹。

    “下去準備吧,聽說這位挺富有的……”卜骨莫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許有了這一位大人的支持,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得到南匈奴的單于?而不是那什么于夫羅?權利這個東西……需要有人支持。

    一夜的休息劉和也感覺恢復的差不多了,屋內燒著煤爐子格外的暖和。窗外不知道什么時候下雪了?劉和就在里面靜靜的看著,下雪這么早的么?身上的衣服都是暖和的毛絨,所以說劉和并沒有覺得多么冷。再次慶幸自己弄了羊毛和棉花,不然的話今年這一趟自己怕是要去掉半條命了。

    這邊倒了一點熱水,屋外就有小丫鬟進來了?吹絼⒑托蚜诉B忙說道:“大人……這邊午飯已經準備好了!

    這……已經是中午了嗎?外面下得雪還挺大的,這種感覺就不是很舒服了。天氣也不過十月份就轉變的這么快?所以說歷史上曹操打陶謙,在過不久就應該收兵了吧?因為今年糧草收成很差,這和天氣提前變冷也有一些關系。其次來年就是災荒年了,關中地區受到了威脅,好在是自己買了袁紹不少糧食。不過公孫瓚并沒有受到多大影響,所以他的糧草還挺多?

    劉和點點頭說道:“去大廳吃飯吧!边@邊劉和緊了緊衣服,走出房間就感覺到了這里的寒冷。院子內已經有積雪了,不知道自己的商隊還要走多久,按照現在這個情況恐怕還要一天的時間。下雪也不是什么好事……

    來到大廳的時候,其余人已經起來了,似乎就自己起的最晚?是自己的身體太年幼,所以累得很就貪睡了。當然年輕也回復的快,此刻劉和已經沒有那種勞累的感覺。這邊劉和剛來,飯菜就已經端上來了。

    “主公商隊看情況,估摸著要明天才能來了……”徐晃還記得那一車好東西,劉和來這里交易其實只是最不要緊也是最要緊的事情?峙聸]有人會認為,劉和來這里就真的是為了交易。無論是荀攸、李儒、程緒,哪怕是徐晃自己?纯磩⒑椭暗氖虑,去長安一次就得到了人才甚至說封賞,劉和來親自看看南匈奴,怕不是要把南匈奴給看沒了?

    至于劉和嘴上說的就是來交易的,恐怕真的沒什么人相信。說實在的,這才是劉和內心真實的想法。南匈奴不需要了解,自己絕對是打的過得。只是這個代價,劉和想要小一點付出。如果說代價太大了,劉和就準備聯合珂比能一起動手。

    “這個不急……”劉和坐下來,飯菜一上來胃口就來了。

    “主公末將已經在幾日前通知了南匈奴,約定了中旬時期就讓他們前來……”鮮于輔造得知劉和要來的時候,就已經提前做好了這些事。

    劉和夾了幾口菜說道:“挺好……剛好這幾日歇息一下,另外也要看看南匈奴的情況!

    “主公可是打算動兵了嗎?末將早都等的不耐煩了,這南匈奴經常搶劫我們漢人的百姓,自從末將來了之后,殺了他們數百人之后,他們一次做惡都沒有了!滨r于輔表示等不及了,主要是跟著劉和這個獎勵很爽啊。養豬這一年真的是發大發了,這比之前種田收獲太多了。

    劉和么好氣的說道:“守住這里就行了,真正打仗要過完年看看再說……至于現在……讓我見見那群人再說!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