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天命貴女:壞壞夫君壞壞愛 > 第1261章 婚期不變
    蕭方氏邀來了多少看客,侮辱惡語厭惡還沒全套呢,怎么能這樣子出去,這離自己的想法太遠了。而且這么跑出去,她及蕭家會被別人怎么議論。急中生智,趕緊的道:“蕭無,趕快去看看!

    未來的嫂子住小叔家里,都是紅門話題。如今街頭上你追我趕,又是好戲上演了。

    蕭無要離開是非之地,尤其是三叔公讓他回蕭家,這是什么意思,看他有用了要榨干么?

    這么些年風雨飄搖如同根草,誰拿眼睛看過他,說著遠枝遠房的話,雖然未曾對他親耳說過,可是自己父母卻是親耳聽到。

    如今提著鼻子聞上來,他還不屑一顧呢。什么親人什么家族,和他這個遠親遠枝又有什么關系?

    想想三叔公那個老頭子的臉,說著一些冠冕堂皇的話,也不想想曾經經歷風雨的他,可曾受過他們一絲的陽光輻照。

    如今這狀元的官弦還沒等彈奏呢,馬上就要跑來合音,真是想得美。

    蕭無追出去時還想告訴這個人,狀元雖好麻煩太多。

    他這一追出去,蕭方氏高興,錦帕擦著自己的嘴角,好像是吃到了什么一般的神往。

    “我去幫忙!笔掙烧f話扯回了她的思緒。蕭方氏連忙呵斥,“回來,看著你大哥,沒看到他臉色不好么?”

    蕭晟哪有心思管他好不好,不過都在這他沒發追,就抓緊時間的乖巧道:“母親叔公放心,我來照顧大哥!

    一句大哥叫的生硬又諷刺,眼睛里充滿了不屑。

    蕭景卻沒看見一般,目光跟著跑出去的身影,好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可是他知道她內心是充滿陽光的,也就不動聲色的看著。

    大概是臉色有些白,大概是微微搖頭,落在別人的眼中,那是不屑的表情。至少蕭方氏這么認為。

    蕭景眼神回轉,看了蕭方氏這個內心毒辣的人一眼,如今是一目了之。無論再怎么的甜言蜜語,都是口腹蜜劍。

    可是跑出去的人早已經物是人非,經過了時間的錘煉,心思細膩又大膽,是謹慎于果敢并存,縱橫朝堂都是綽綽有余,怎么會讓個夫人拿捏看戲。

    所以他的這份淡然不屑是淡定。

    內心笑著她這倒打一耙的手段,真的是信手拈來。

    不過蕭方氏反應的也挺快,頭上的珠花顫了兩顫,主意就來了。畢竟先前也是有這樣的打算,那就是蕭無去,來個叔嫂追蹤。

    媳婦,看你的了。

    某人默默的想著,臉上依舊是冷冷的,清俊的眉眼透著烏衣子弟才有的颯然。

    可心懷鬼胎的人看不懂,一廂情愿有著自己的執念。給他找了這么個媳婦,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景兒放心,這個媳婦是你的,這婚期不變!彼覟臉返湹恼f。尤其是看他目光緊追的露著不屑就心爽,說著媳婦跑不了是惡心他,暗示這是一個會紅杏出墻的女人。

    “母親,快去吧!”

    某些人著急,他這還有事要辦。

    蕭方氏和他們陸續出去,這個人是多一秒都沒有待著,找了個尿遁的理由就溜了出去。

    大街上他找著那可能會紅杏出墻的人,想著她俏生生的小模樣,這要是能紅杏出墻,他成為那個墻也行!

    只是目前找不到人他心急,“不是一直讓你看我眼色么?怎么到現在找不到人?”

    看著自家少爺心急火燎,小廝道:“少爺,這得了你的眼色就一直派人跟著,等會一定有回信!

    “等到有回信,黃花菜都涼了!笔掙筛揪筒幌氲,想著也不過隔了那么一會兒,一個小女人能跑多遠?

    看著街上人來人往不好找,他直接把目光鎖上了男子。蕭無身材比他還高上半頭,這樣的人還真就不多。

    這個時候他腦子還好使,果然在找了一條街看到了蕭無,陪著一個清雅的女子往前走著。

    沒有看到這個人的容貌,單單從背影和窈窕的身姿,如同看到了清雅的月,可是再想想她的面容,心里悸動。也讓他生起一絲沖動,他快步的上前,想攬日月。

    “哎,我說你怎么一點禮貌都沒有,我家夫人為了你們的婚事張羅前張羅后,腿疼的都不知道歇息,可你倒好一言不合就走,哪里像個姑娘家!

    “誰知道她是不是個姑娘家,也就是我們大公子身體不好,用個人沖喜而已。若是真的傳宗接代,誰會找這種女人,如同章臺之柳一般,身邊總是不缺男人!

    “那人家也得有本事啊,聽說還是……”

    “還是什么?”

    “今年科考的頭魁,你說什么!

    “手腕居然這么高?那還能給公子沖喜么?”

    “想不沖喜也不行啊,一紙婚約在那兒呢!

    五六個女子過來,攔著人的時候她們自己七嘴八舌,說著的話無非給圍著的人聽。

    眼看著美好的春風都趕不走這一絲聒噪,金水瑤這個被圍在中間的主角,看著七嘴八舌的人。

    手輕輕轉了一圈說道:“今天你們攔住我說嘴,明天讓你們說嘴都膽顫,甚至想著今日攔著我的后果,會不會小命不保!

    帶頭的女子聽著一笑,“呦,昔日的郡主今日的庶民,你當我們是嚇大的,還小命不保。你這是要殺人滅口嗎?”

    攔下她就是給她徒增色彩,什么惡女浪蝶還不夠,如今再加一條,那就是敢殺人滅口。

    “殺你們滅口嗎?為什么呀?”金水瑤裝糊涂,“無仇無怨的,我殺你們干什么?再者說殺人犯法,我可不會這么做!

    “因為你憎恨我們,我們說的那些事是惹惱了你,你才會有這樣的想法,又傷我們命了!

    屎盆子就往你身上扔,讓你扔不開。

    “奇怪,什么是說惱了我?”

    “還不是你這個未來嫂子和狀元郎,大街之上拉拉扯扯被我們撞見了……”

    “撞見了倒是真的,可是哪有拉拉扯扯?”金水瑤說著看了一眼圍觀的百姓,竊竊私語議論的無非是她的以往,本來也未必信她拉拉扯扯,可熱鬧的心阻止不住熱鬧的眼。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