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31.昊哥要低調
    聽圓德方丈問話,慧靜大師起身,雙掌合十:“圓德師伯容稟,周施主隨身靈寵,與我和易師侄一起為挽救萬民,與慶山鎮大戰作亂的伏妖司叛徒陳照父子,救下不少人命!

    圓德方丈淡淡說道:“妖靈初時馴服,其后作亂傷人甚至噬主的事情屢見不鮮!

    一襲白衣的純陽觀觀主微笑道:“周小居士天資絕倫,相信可以節制妖寵,如臂使指!

    圓德方丈聞言略有些意外,目光變得鄭重了幾分,在他印象中,純陽觀觀主很少如此夸人,不由再次上下打量周昊。

    大乾北寧王在四個天峰大佬面前不敢造次,但審視的目光同樣緊盯周昊。

    至于他身旁的少年,神情雖平靜,但注意力也到了周昊身上。

    被大家行注目禮的周昊保持鎮定,回之以微笑。

    真武觀觀主這時開口說道:“什么水平,一試便知,你們都有通靈境界的基礎修為在身,入門考核無需那么繁復,只測一題即可!

    隨著他開口,殿后有人進來,送上兩支線香,呈給真武觀觀主。

    周昊留意到這人同先前迎他們進來的弟子,似有不同。

    正這樣想著,送香進來的人,就身形輕飄飄浮起,在半空里化作個巴掌大的紙人,然后自動落在真武觀觀主旁邊的桌案上。

    這確實是不怎么需要雜役,山下那女的看來是個十足的騙子……周昊心中暗道。

    而面前,真武觀觀主將兩支線香,遞給周昊同那少年。

    二人上前默默接了,各自拿在手里。

    易青湖看看自家觀主和真武觀觀主,見他們微微頷首,便起身出聲,負責介紹規則:“二位請各自催動靈竅法力,調動周遭靈氣,便可點燃通神香。

    此香燃燒的速度,與二位當前修為實力無關,而是測試你們的根骨與悟性,請盡全力,讓香燃盡,越快越好!

    周昊舉手:“請問,有時間限制嗎?”

    易青湖看向幾位大佬。

    “香盡為止,一切盡快!闭嫖溆^觀主龐真人淡然道。

    兩個年輕人當即依言操作。

    隨著周昊調動靈氣,眼前的線香便自動點燃。

    他眼角余光里,瞅見那個叫楚遠的少年手里線香也在同時間點燃。

    但目光還沒來及收回,眼前景象就忽的發生巨大變化。

    隨著香頭火光一閃,周昊仿佛瞬間置身一個獨立的空間中。

    兩道兩僧,大乾寧北王祖孫,易青湖和慧靜大師,全都不見,執事大殿也不見。

    周圍迷迷蒙蒙一片,什么都沒有,整個世界仿佛只剩下他自己一人和手中那支香。

    周昊初時詫異,但漸漸冷靜。

    他發現,自己的靈竅,似乎也忽明忽暗亮起一點火光,像是香頭上火光在閃爍。

    他仿佛進入自己虛幻的靈竅中。

    想讓香燃得快點,吹是沒用的,需要集中精神。

    當周昊全神貫注集中在線香上時,他仿佛能看見文字道理從中流出。

    揣摩這些道理,領悟其中奧妙,這個過程越順暢越深入,香就燃得越快。

    當中虛虛實實,玄而又玄,卻正反應一個人修道的潛質。

    另外一邊,那名叫楚遠的少年,在最初的驚詫之后,也漸漸明白其中原理。

    他信心十足。

    作為從小遠近馳名的修道天才苗子,楚遠有十足信心贏下這場考核。

    身為大乾皇族卻非皇室直系,跟天峰大廟走得太近,多少是些犯忌諱的。

    若非才華確實出眾,寧北王也不會墊上先人的寶貴人情,送楚遠來天峰大廟。

    甘露寺妙嚴方丈考察一番后,果然統一引楚遠入門,卻不料橫生如此枝節。

    雖然看起來兩人都能入門,不存在爭搶名額的問題,但對于生在王侯之家的楚遠來說,看問題還考慮更多方面。

    都能拜入山門,但資質更好的一方,入門后定然能得到更多資源傾斜。

    越是贏在起跑點上,之后道路越順暢。

    剛才大家的香一起點燃,說明那個書生也是通靈境上品,但看他剛才詢問有沒有時限的模樣,明顯沒見過世面的心虛。

    這讓楚遠更多幾分信心。

    他拋除心中雜念,全神貫注在線香上,揣摩其中道理,加速香頭燃燒。

    另外一邊的周昊,則有些糾結。

    事情有了出乎預料的變化。

    對妖敵視,手段酷烈的招提寺圓德方丈突然到場,對方明顯是他周某人需要小心提防的那個類型。

    他需要盡量避免引起對方的注意力。

    越低調越好。

    把今天平安渡過去,不要引起對方注意對他一直念念不忘。

    看易青湖方才神色嚴肅,專門提醒的模樣,如果被圓德那老和尚發現他的半龍血脈,恐怕別管多天才多妖孽,也當場物理超度了。

    周昊方才問燒香有沒有時限,就是想低調從事。

    按照易青湖的說法,他周某人的天資悟性絕對出眾過人。

    如果全力以赴,說不定時時刻刻都會被圓德老和尚關注,哪怕不是他招提寺弟子。

    越是天才俊杰,長輩越不希望出偏差,這是人之常情。

    所以周昊打定主意收著來。

    昊哥今天要低調。

    周昊先試了試自己燒香的速度。

    全力以赴的話,香瞬間就有快飛速縮短的征兆,嚇他一跳,連忙留力。

    但燒著燒著,他又感覺不對。

    不能太慢了。

    否則要是顯得資質差,圓德老和尚又有話說,要挑剔他隨身的妖寵。

    他必須要展現出足夠的才華和資質,才能讓老和尚因為惜才,捏著鼻子忍了。

    可是又不能太快,這好糾結啊。

    關鍵是旁邊還有個傻鳥在作對比,偏偏看不見對方的進度,否則還能估計一下自己該用什么速度。

    周昊心中糾結,精神不集中,以至于燒香速度都在變慢。

    于是這一支香燒得走走停停,忽快忽慢。

    全速的三分之一,還是一半?

    天峰大廟既然是當世第一修道圣地,門人弟子天資驚人,什么樣的人才應該都見過,圓德老和尚的眼界應該不會太低……

    今天是兩個高層關系戶入門,才有這么一群大佬盯著,平時他們哪有心思花太長時間在入門弟子考核上?

    這考核肯定本身耗時也短。

    周昊拿定了主意。

    就一半吧,太慢了有些不穩。

    隨著手里香漸漸燃盡,周昊眼前景象變化,仿佛從那獨立的朦朧世界,重新回到大殿中。

    然后他就見真武觀觀主同招提寺圓德方丈目光炯炯注視自己。

    純陽觀觀主、甘露寺妙嚴方丈、易青湖同慧靜大師神情還算正常。

    大乾朝北寧老王則低下頭,看不見表情。

    周昊眨眨眼,轉頭看向一旁。

    這一看,他恨不得一巴掌拍自己腦門上。

    靠!

    你這廝的香才燒了多點?

    四分之一有嗎?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