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34.死不瞑目
    看著愁眉苦臉的少女,周昊失笑:“你這讓我想起小時候記不得從哪兒聽來的一段對話!

    “嗯?”易青湖望向他,他清了清嗓子:“有道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易青湖點點頭:“不錯的祝福!

    周昊接著道:“……你若安不好,為師揍死你!

    易青湖笑容僵在臉上,悻悻然撇嘴:“你還真別說,我確實要趕緊回去把那機關獸重新裝好,否則師父知道了真會揍我!

    周昊笑道:“開個玩笑罷了,你不是說師伯他老人家很鼓勵你多多鉆研嘗試嗎?”

    “是啊,他不介意我拆,但他介意我裝回去裝得慢!币浊嗪鹕頂[擺手:“你休息吧,我先回了!

    周昊送她出去,然后回房,再次四下打量自己的房間。

    在這方世界,這算是重新又有個落腳點了。

    就是向云峰和易青湖先前所言,有關半妖血脈的問題,感覺始終是后患。

    他不禁再次想起自己剛來這個世界時,那窩蛇妖貪圖他這一半龍族血脈,想要留個種。

    即便他們成功了,龍族血脈確實比蛇強,那還剩下的四分之一人族血脈,怎么辦呢?

    不斷跟純妖族結合,慢慢稀釋?

    周昊心里奇怪,但那窩蛇妖已經都死干凈,他也就不再糾結,安心在純陽觀中住下。

    修道以來,精神越來越好,沒有大消耗,平時也不覺得困倦疲乏。

    眼下剛踏上修道路,正是最新鮮好奇的階段,周昊沒有困意,就索性在自己房中盤膝打坐,吐納練功。

    純陽道典,乃天峰十六脈真傳之一,遠勝玄機道卷那等基礎測試篇章,周昊很快沉迷其中。

    …………

    周某人一步登天,暫離人間紅塵,紅塵里仍有人惦記著他。

    深山中,躲過一批伏妖司高手搜捕的陳照,快速離開原先的逃匿地點,躲往其他藏身之處。

    被伏妖司全天下通緝的他冷靜陰沉,不急不躁,但雙瞳中,隱隱有火光躍動。

    他唯一的骨肉陳心烈死了,死在天峰傳人手里,這個仇,他一定要報。

    走著走著,陳照神色忽然一動,腰間玉牌閃動光輝。

    他解下玉佩,滴自己的鮮血落在上面,血跡凝結成一個符箓,同玉佩融合。

    玉佩里傳出聲音:“你眼下如何?”

    “屬下無大礙,只是法儀沒能成功,屬下事后推演,即便不被人打擾,恐怕也達不到預期的目標,無法讓雜血風雷梟血脈神通媲美純血,實在愧對您的栽培!标愓章曇舻拖氯ィ骸霸倬褪,心烈慘死……”

    “事情經過,我已知曉!庇衽逯械娜寺曊Z氣平和,讓陳照也平靜下來:“慧靜和那兩個年輕人已經回天峰來,那個名叫周昊的年輕人也成功拜入本門門下,入了純陽觀門墻!

    平復心境的陳照安靜聽對方講話。

    “我眼下不在大廟,不方便出手,報仇的機會就留給你自己了,依純陽觀和甘露寺的習俗,他們三人肯定還會入世行走,屆時將他們下落給你!庇衽逯械穆曇粞缘溃骸安贿^,屆時他們實力或許今非昔比,你莫要大意魯莽!

    陳照應聲道:“謝前輩恩典!

    玉佩中的聲音說道:“你可去尋尸老人,他們會幫你!

    “是!标愓账煽跉,心中有了底。

    玉佩里不再發聲,光芒散去,陳照收好東西,快速消失在蒼茫山川間。

    …………

    純陽觀里,周昊開始聽講——吃飯——臥房三點一線式的生活。

    修士要到煙云境界才算是正式辟谷,所以眼下觀里一日三餐還是供應的。

    這洞天里,甚至有田地專門用來種糧種菜,至于耕地的勞力,就是機關獸來負責了,被周昊戲稱為另類機械化新農業耕種。

    至于廚房伙食,不能說不好,特殊的選種育種,然后在這靈氣充沛的洞天里種植,食材之美妙讓周昊大開眼界。

    只說所謂珍珠米,是當真如珍珠一般圓滾滾,香氣撲鼻,口感驚艷。

    各式蔬菜,很多周昊甚至不認識,但洗洗生吃也感覺清甜爽脆。

    不過要說烹飪水平,那就馬馬虎虎了,讓周某人遺憾不已,可憐他自己前世在藍星也主要是靠父母與外賣糊口,進廚房只會搞破壞。

    飯堂吃飯碰上易青湖,兩人邊吃邊聊。

    易青湖來吃飯自己帶了個小壇子,從中取出些腌菜:“純陽道典是根基,而斗戰法門的話,本門主要是火法,御靈,御劍和機關術。

    武道的話,你既然要學長兵器,首選自然是真武觀的真武七截棍和七葉寺的大日如來杖,但想要學得個中奧妙,他們兩家的真武道書與大日如來經肯定也要學!

    她將腌菜壇子重新封好:“雖說我們十六脈傳承同出一源,但發展這么久了,想要兼修仍然有難度,就算你悟性驚人,也需分去不少精力,你要不要先考慮只學一門?”

    “路當然是要一步一步走!敝荜谎缘。

    易青湖嘆息:“其實你要不要考慮換個武器,本門劍道在大廟里穩居前三之列的!

    “實不相瞞,御劍飛仙,我最初很向往!敝荜慌牧伺难b著金剛神木的仙靈囊:“不過有了這家伙后,我決心一定要降服他,對了,作為我的兵器,我還給他準備了個新名字!

    易青湖邊吃飯邊問道:“什么名字?”

    周昊神色鄭重:“粉紅毛毛兔!

    仙靈囊猛然震動一下。

    易青湖則險些把嘴里飯菜噴出去。

    她連連咳嗽,以為自己聽錯了:“叫……叫什么?”

    “粉,紅,毛,毛,兔!

    周昊說著,凌空比劃,寫下那五個字。

    易青湖聯想金剛神木的模樣,瞠目結舌:“為什么叫這樣一個名字?”

    “其實我原本想叫他黑金動動棒,但似乎不太文雅,而且不容易被人理解其中深意,所以就放棄了,還是叫粉紅毛毛兔好了!

    周昊嘿嘿笑:“你想,有道是生的偉大,死的光榮,被敵人用什么‘正神裁決’、‘破滅十方’、‘九霄杖’打死,死就死了,說出去不丟人,可能還能落個雖敗猶榮的說法。

    但試想,要是被‘粉紅毛毛兔’打死,這說得出口嗎?

    某某死于粉紅毛毛兔,或者某某被粉紅毛毛兔殺死,死后就這個名聲了。

    是不是生的偉大不一定,但死的那可是相當屈辱了,如果是我的話,反正我是死不瞑目!

    裝著金剛神木的仙靈囊劇烈震動搖晃,將桌子撞得直響,從中隱約傳出一陣“嗚嗚嗚嗚”。

    “…………”易青湖張了張嘴,半天發不出聲音。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