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45.一樣米養百樣人
    “多謝道長出手相助!蹦切┓拘奘,這時也紛紛來向周昊道謝。

    為首的那名青年抱拳道:“青云袍,陰陽棍,敢問可是天峰大廟真武觀的道長?”

    符箓可能有流動,但陰陽棍卻是真武觀一脈弟子的標配。

    周昊一邊同他們見禮,一邊答道:“天峰一脈,純陽觀弟子周昊,曾在真武觀旁聽些功課!

    那些伏妖司修士聞言,目光不禁更加敬重。

    能跨兩脈傳承學道,說明在天峰大廟里也是非常受重視的傳人,是嫡傳中的嫡傳,眾多大佬一同花心思培養教導。

    “多虧周道長趕到,要不然我等救不下這許多人,長時間鏖戰下去,眾兄弟恐怕也會有眼中的死傷!鼻嗄瓯骸霸谙孪驏|平感激不盡!

    “都是同道,不必客氣,先把這些百姓送走再說吧!敝荜豢谥锌蜌獾耐瑫r,心里嘖嘖稱奇。

    在江北道那邊見到的伏妖司修士,對天峰大廟傳人禮敬的同時,幾乎有藏不住的戒備乃至于排斥。

    在西北這邊,不僅僅向東平一隊人,其他接觸過的伏妖司修士,對天峰傳人的態度都明顯比南方那邊好得多。

    天峰大廟在北方的影響力,看來比預想中還要更高,宏源道這里還不是毗鄰北方妖地的邊境前線呢。

    想來應該是抵御妖族的時候,雙方有更多合作。

    天峰大廟這般實力強的合作者存在,讓大乾皇朝在北方的修士面對強大妖族時,無疑多了依靠。

    大乾高層人士或許仍會戒備忌憚天峰大廟的影響力,但對中下層伏妖司修士來說,沖殺在第一線的時候,就管不得那么多了。

    生死存亡關頭,誰是神隊友,誰是豬隊友,絲毫做不得假。

    向東平他們說周昊來得及時,也并非是客氣話。

    為了保護山民,他們身上個個帶傷。

    影鴉的羽毛傷人之后,妖氣會如暗影一般不斷深入傷者的體內,又似跗骨之蛆一樣難以驅散。

    這妖氣會不斷侵蝕傷者血肉,讓人越來越虛弱。

    時間稍長,自然影響人的戰斗力,到最后只能束手待斃,變成影鴉的盤中餐。

    “我來警戒,你們抓緊時間驅毒!敝荜谎缘。

    向東平沖他道謝后,對其他人下令:“一半管村民,一半管自己,然后幫其他人,都抓緊時間,趕快!”

    那些伏妖司紛紛取出八卦鏡,一部分人鏡光對準山民百姓的傷口,將影鴉留下的妖氣祛除,另一部分則鏡光先對準自己,取出妖氣后,再幫助另外一半救助百姓的同僚。

    尋常百姓體弱,承受不住影鴉的妖氣,不時有人挺不住倒下,但終究還是有部分人獲救。

    周昊在一旁看了,不禁心中感慨,想起自己當初在江南道葉家莊時碰上的第一個伏妖司修士。

    一行人撤出山嶺,來到相對安全的地帶,那些山民百姓自有其他地方人員幫忙安置照料。

    “這次實在是謝過周道長了!毕驏|平朝周昊再次抱拳一禮:“我們趕著再次進山,山水有相逢,今朝妖亂我等如大難不死,下次再請周道長指點!

    周昊看了看他們:“你們都有傷在身,不妨休整一番后再上陣,磨刀不誤砍柴工!

    “人手實在太缺了,北方邊境也起了大亂,人手抽調不過來,從南方趕過來的人還需要時間,我等只好多頂一頂!

    向東平先是苦笑,但馬上豪氣又生:“影鴉主要是妖氣妖毒難纏,但只要祛除之后,些許傷勢就只是很輕微的皮外傷了,對我們來說不礙事!

    周昊便跟他們告別:“希望有再見之日,保重!

    送走向東平等人,周昊手腕上的小符印忽然閃光。

    這表示周圍有同門在試圖聯絡他。

    周昊很快尋到了易青湖:“什么事?”

    “大乾皇朝皇都有特使到了前線附近,聽說我們在這里,于是邀約見面!币浊嗪贿呑咭贿呎f道。

    周昊點點頭,與她同行。

    他們是妖亂爆發時,最早接觸的人,大乾皇朝特使想要了解掌握第一手資料,要見他們倒是不足為奇。

    “來的什么人?”周昊隨口問道。

    “陸氏家族的人,入大乾皇朝為官,頗得乾帝信任!币浊嗪乐荜蝗腴T不久,且一直專心修道,對于很多情況不了解,于是就介紹得細一些。

    “大乾皇朝境內諸修道家族里,陸家可以算是名門望族,族中有滄海境上品的老祖宗坐鎮,高手也不少!

    易青湖言道:“對了,本門也有陸家的子弟,不過陸家向來同大乾皇朝走得比較近!

    周昊點點頭,兩人一同來到一座巨大的營寨里。

    妖亂遍布整個宏源道,更波及周圍眾多地方,不過人族修士已經開始反攻,最前線也一步步向前推進。

    這特使倒是沒有窩在宏源道首府城內蹲著,而是也一路趕到前線來。

    營寨一看就是臨時扎的,但工整堂皇,氣派不凡,而且不是光樣子好看,防御禁制跟陣法步了不少,就算是滄海境的大妖來攻,短時間內也能抵擋一二。

    周昊與易青湖入了營帳,有人站在其中等候。

    一個面目儒雅的中年男子微笑轉身:“辛苦天峰高足前來,實在過意不去!

    “陸前輩太客氣了!敝荜煌浊嗪黄鹋c對方見禮。

    這位名叫陸沖的欽差大臣,外面看起來像是飽學鴻儒,但一身法力縹緲浩蕩,至少是煙云境的修士,而且可能修為境界不在厲煥城、慧靜大師之下。

    他身旁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男子這時也上前同周昊二人見禮:“見過兩位道長!

    “這是犬子陸揚揚,此次跟我出來歷練一番,還請兩位不吝指點關照!标憶_在一旁介紹。

    大家又都客氣幾句后。漸漸步入正題。

    “陳照,一直再未現身,但這次事端,必是其同黨所為?”陸沖捋著頜下三寸胡須沉吟。

    “他們背后,另有主謀!币浊嗪谅暤溃骸盁熢凭承奘孔霾坏蕉撮_虛空之門這么大的手筆!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