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48.直接打爆!
    那中年男子與陸揚揚立馬從營帳中沖出來。

    本來散布周圍守衛營帳的人也全部大驚,包圍過來。

    周昊第一時間卻不是注意他們,而是四下里張望遠眺。

    方才他藏得好好的,突然心中浮現警兆,近乎是下意識的閃躲,避過一道偷襲他的無形風刃。

    周昊四下里觀察,但已經不見偷襲者蹤影。

    這道風刃和周昊躲閃的動作,驚動了陸揚揚等人。

    出來一看,見是周昊,陸揚揚同那中年男子又都臉色微變。

    “周道長,我想我們之間有些誤會!标憮P揚強笑道。

    周昊也笑,不過是被氣笑了:“沒誤會,前方吃緊,后方緊吃嘛!

    “我們方才的意思是提防這種禍國殃民,有辱大乾之事,周道長你可能是聽漏了一些詞句,所以有此誤會!标憮P揚繼續說道。

    “小弟對天峰大廟素來景仰,可是無緣拜入門下,一直想同天峰真傳親近。

    周道長如果有閑暇,不妨來我陸家做客,有些珍藏,想借助周道長的眼力幫忙點評一二。

    實話實說,有些東西,我收藏起來唯恐處置不周會有損毀,想請周道長代為保管,以道長師門淵源,才能讓這些寶物被保管的妥善!

    如無必要,陸揚揚實在不想同周昊起正面沖突。

    這道士跟向東平等當地伏妖司修士,區別太大了,即便滅口成功,也后患無窮。

    假如可以,陸揚揚更希望能拖周昊跟他們一起做這份生意,分潤一部分利益給周昊也無妨。

    周昊冷笑:“當下這狀況,死幾個人很正常?可憐向東平他們不死在妖族手里,卻可能死在你們手里,我要去救人,你又怎么說?”

    “那只是個玩笑,玩笑開過頭了,我馬上叫人回來!标憮P揚說道:“周道長忘了此事就好,對向東平他們來說,不知道更好!

    周昊面上看似跟對方廢話,實則暗地里一直在警惕提防和尋找最初偷襲自己那個人。

    他一邊觀察四周,一邊隨口道:“占公家點便宜,薅公家點羊毛,這事兒我也心動。

    但挖公家墻角,挖的還是危房,房子倒了要死無數百姓,這種事兒我干不出來!

    “所以說,周道長你實在是誤會了……”陸揚揚心中越來越冷,見周昊不受利誘,終于起了殺念。

    他看似笑容不減,但說話同時背地里暗示其他人準備動手。

    “周道長是仙家中人,又何必難為我們紅塵人間里打滾的人?家兄也在天峰學藝,或許你們還認識!

    陸揚揚正說著,周昊神情忽的微微一變。

    他身形移動之際,腳下竟然憑空現出龍卷風,要將他整個人吞沒。

    龍卷風一現,附近包圍周昊的修士以為是上司下令動手,于是紛紛祭起符箓、法器、法術圍攻周昊。

    周昊陰陽棍在手,一式截山海剛猛無儔,劈開半邊龍卷風的同時,將圍攻他的符箓、法器也掃開。

    緊接著,他身上一個仙靈囊中飛出一道血紅的暗影,并不理會陸揚揚等人,徑自朝遠處一片樹林飛去,瞄準發動龍卷風的偷襲者。

    而周昊本人摸出一張中品玉符,催生出一道純白火線,掃蕩四方,然后再一棍,擒賊先擒王,直取陸揚揚。

    陸揚揚一咬牙,甩手拋出一張符箓。

    那符箓煙云渺渺,法力澎湃浩蕩,竟是一張下品云符,相當于一位煙云下品境界修士一擊之力。

    符箓之力展開,竟然在這山野間形成一大片浩蕩浪潮,向周昊鋪天蓋地壓來。

    周昊面不改色,張手就也是一張下品云符。

    純白色的純陽真火,茫茫一片,化為火海,同對手的海潮碰撞在一起。

    半空里的海潮被打散,最后變成傾盆暴雨澆下,還不等落地,就又蒸發成大量水汽。

    周昊的下品云符,威力猶在陸揚揚的符箓之上,海潮被消滅,純白火焰又有富余,洋洋灑灑遍布四方。

    雖然不復煙云境修士攻擊之力,但仍然威力十足。

    只是散布的余火,就燒得旁邊那些意圖圍攻的人哭爹喊娘。

    陸揚揚面對剩余的純陽真火也不敢怠慢,連忙抬起自己的手,他手指上帶著一枚戒指。

    戒指上有寶珠閃動藍光,光華鋪展開來,化為藍色的屏障,勉強抵擋殘余真火的攻擊。

    周昊這時到了近處,陰陽棍一棍落下,打得藍光屏障晃動幾下,不過沒有碎裂。

    這件法器的防御力倒是頗為不俗,令周昊感覺絕不遜色于玉府上品境界的修士全力防御。

    “就我所知,你這樣的玉府境界弟子出山歷練,天峰大廟應該也只給你配一張下品云符吧?”

    陸揚揚松口氣:“不管是向東平那幾個人,還是你口中的百姓,與你我比起來,算得什么?

    他們什么都給不了你,你至于為了他們跟我拼命嗎?

    這世上多他們幾個,少他們幾個,根本不重要!

    周昊掂了掂手里陰陽棍,然后將之收起。

    陸揚揚見狀,頓時松口氣。

    他一只手悄悄背在身后,扣著一個小盒。

    小盒里是他重金收購來的毒蜂刺,擅于射穿修士用來防御的法力。

    今日這一鬧,要把他家底拼光了。

    陸揚揚心中暗恨,只等周昊放松警惕,便放毒蜂刺暗算。

    但接下來卻見周昊解開一個仙靈囊,從中取出一根兩頭金色,中段烏黑,質地看起來似鐵非鐵,似木非木,長度足有十米,需人懷抱的巨木。

    “多他們,少他們,重不重要另說!敝荜怀瘕嫶蟮慕饎偵衲荆骸吧僖粋你,很重要!

    話音未落,一棍打向面前的陸揚揚!

    可以防御玉府上品修士全力猛攻的藍光屏障,像個易碎的瓷器,瞬間被打得粉碎!

    初時還不在意的陸揚揚滿臉錯愕驚恐,還想再說什么,沒等開口,已經被周昊一棍整個打飛!

    命中瞬間,人就像被擠爆的血袋一樣,全身飆血。

    被打飛出去的過程中,血肉橫飛,身體支離破碎。

    等到要落地時,已經只剩下一蓬血霧。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