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57.棒打煙云
    “不過,你一人逃走,仍要小心,除了這個滄海境,他們可能還另有煙云境、玉符境的人截殺你!

    靈真大師飛快說道,金云挪移閃避颶風之際,已經眼看著要靠近那片山嶺。

    周昊此刻也顧不上多客氣:“我明白,師兄你自己千萬保重!

    誠如靈真大師所言,只要他周昊早早沒了蹤影,對方未必敢冒險長時間跟靈真大師糾纏下去,也沒必要對靈真大師下殺手。

    反過來靈真大師則方便脫身。

    到了山嶺密林上空,靈真大師招呼一聲,周昊便從金云上躍下,投身密林里。

    這時候周昊開始慶幸自己主修肉身武道了,這么高跳下來,撞斷一些樹杈,然后山里翻身一滾,便將高空落下的力量卸掉,起身就跑。

    身后半空里,傳來驚天巨響。

    周昊邊跑邊回頭看去,就見金云不再閃躲,上面出現一尊虛幻的金剛光影,直接同那龍卷風硬碰硬。

    靈真大師為了掩護他,果然跟對方硬碰起來,阻攔那個滄海境強者的腳步。

    天峰嫡傳的煙云境上品,屬實不同凡響,雖然看起來沒有厲煥城那么霸道,但靈真大師一身佛法同樣玄奇。

    對面那個滄海境修士不想暴露自己真實根底,有所保留的情況下,短時間內還拿不下靈真大師。

    周昊見狀,便放下心,召出血神凰,抓住兩只鳥爪,讓對方帶著自己飛起,雖是在山林里,但速度也是飛快。

    連靈真大師都驚奇周昊能遛這么快,詫異之余,心中更輕松許多。

    周昊越快脫離危險,他這邊打阻擊壓力也越小,越自由了。

    不過周昊本人并沒有因此感到輕松。

    他同樣擔心,對方在這個滄海境修士之外,還有其他人埋伏在附近。

    敵人選的這個截擊位置非常講究。

    他跟靈真大師向后撤,距離宏源道已遠,來不及撤回去。

    向前趕,距離天峰同樣有很遠距離,一時間也靠不過去。

    要不然靈真大師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他唯有希望周昊能盡快趕回天峰,或者師門那邊收到消息,有人來援。

    周昊則心情有幾分沉重。

    出賣他行蹤的人,有可能就在天峰上。

    對方眼下會不會正在天峰,或者半路上等著他?

    一旦這個滄海境修士沒能得手,那個天峰內奸會不會親自補刀?

    周昊一邊思索,一邊警惕四周圍。

    果不其然,血神凰帶著周昊飛行途中,側面忽然飛來一道劍光!

    劍光閃電般劃過半空,轉瞬之間已經到了周昊面前。

    幾乎在劍光剛剛升起的同時,血神凰發出一聲凄厲的鳴叫。

    他身上五個古字,一同亮起,血色的光芒飛快凝聚,化為一張門板大小的巨型符箓。

    這符箓護在周昊身前,間不容發,擋住劍光。

    劍光凌厲刺眼,強悍的攻擊力刺得五字真言符箓扭曲變形,中心凹陷。

    符箓上血光流轉,力量全部集中在劍尖一點,險之又險,沒有將符箓刺破。

    如此攻擊力,毫無疑問,必是煙云境修士無疑。

    若非五字真言符箓防護,周昊很大概率直接就交待在這一劍之下。

    周昊沒有任何遲疑,第一時間,朝劍光來的方向,砸出一張符。

    這張符箓,在半空里閃耀金光,化為利箭,以比方才劍光來時更快的速度,閃電般飛射!

    周昊下山,師門賜下一張下品云符,他先前在宏源道誅殺陸揚揚時用掉。

    因為牽扯陳照和陸沖兩方面人馬威脅,澄燁大師與厲煥城不放心周昊安全,所以專門耗費材料,臨時制了一張伽藍寺的云符給他。

    周昊是玉府境界修士,最多只能催動下品云符的力量,所以厲煥城雖然是煙云境上品的境界,但制得是下品云符。

    本是有備無患的考慮,現在正派上用場。

    在血神凰施展五字真言神通的時候,周昊便也立即祭起下品云符。

    一人一妖,一攻一守,分工合作,配合默契。

    那張云符在半空里化作金色的箭光,等同厲煥城把自己修為壓到煙云境下品的全力一擊。

    箭光更勝劍光,瞬間就到敵人面前。

    那人完全來不及召回自己的飛劍防御,只能勉強抵擋,猝不及防下,當場被重創!

    血神凰帶著周昊飛速掠過,周昊松開血神凰的爪子跳下,十米長的金剛神木在手,開山劣勢的一式截山海砸下!

    對方這時召回飛劍抵擋,但煙云境法器,竟然沒能削斷周昊手里的巨木。

    金剛神木中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悍然將飛劍磕開,然后繼續砸向那個煙云境下品境界的對手。

    敵人原以為自己飛劍可以截住周昊的攻擊,哪曾想泰山壓頂的一棒照常打落。

    本就被光箭重傷,移動不便的他,當場被周昊一棒子從樹上砸到地上。

    這煙云境修士一身修為大半在一口飛劍,本身吃不住這傷上加傷的重創,全身上下頓時血肉橫飛。

    他攤在地上奄奄一息,血神凰從天而降,一爪抓落要補刀。

    “留活口!”周昊連忙吩咐一聲。

    除了不斷復讀周昊“留活口”三個字外,血神凰還算聽話,下爪子的動作當即變得輕柔,將那人抓起。

    周昊感覺叢林附近還有動靜,估計還有其他敵人伏擊,正包圍上來。

    他當即吩咐血神凰帶著自己與那個重傷員,極快飛離這片山林。

    兔起鶻落,幾個呼吸之間,方才這個煙云境修士就被放翻,以至于其他敵人都完全反應不過來。

    包圍圈破開一個缺口,等他們追上來,周昊早已經不見蹤影。

    有能騰云駕霧的人登高望遠四處搜索,周昊同血神凰卻又已經重新藏身另一片山嶺的密林下。

    不過眼下的血神凰帶著兩個人飛行也不能持久,所以暫時擺脫追兵后,周昊讓其先休息。

    他自己則手持金剛神木,壓在那俘虜身上。

    本就傷重的俘虜被這么一壓,全身傷口進一步裂開,頓時又吐血,出氣多,進氣少。

    周昊面無表情蹲在他身前:“誰派你來的?”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