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仙魔編輯器 > 65.同類
    我不是!

    我沒有!

    別瞎說!

    乍一聽有人喊半妖別跑,周昊心頭一驚,差點下意識來一套否認三聯。

    難道說那個天峰奸細,竟然是知道他周某人真實底細的人?

    周昊先是心中詫異,但緊接著又感覺不像是在找他。

    莫非這里還有另一個半妖?

    周道長屏息凝神,很快就見有人打打停停,折騰到這邊來。

    低沉的虎嘯聲中,從山林里沖出的赫然那頭四目黑虎。

    而在黑虎背上,坐著一個身影,看著似人,但五官外貌分明流露出幾分妖類的特征。

    依稀能分辨出,正是那高坤!

    周昊藏身暗處,瞳孔微微收縮。

    這小子,居然也是個半妖。

    看他身上隱約有被妖氣侵蝕的痕跡,很像是先前那些鱷魚蜂噴吐的黑霧所致。

    這么說來,應該是剛才他和座下四目黑虎同樣被妖蜂群襲擊,他為了自保,被迫暴露了自己最大的秘密,顯化妖身,抵擋鱷魚蜂的攻擊。

    結果卻不慎被幾個伏妖司修士發現,引發追殺。

    高坤此刻雙目血紅,身上妖氣四溢,驅策四目黑虎突然間殺了個回馬槍。

    “還真當我怕了你們?”高坤冷笑:“跑遠點,就是為了掉頭收拾你們!”

    他從四目黑虎背上跳下,然后同四目黑虎一起反撲。

    周昊從旁觀察,發現高坤確實不曾學習人族的法術,更多是入妖族一般戰斗,將自己半妖的力量發揮。

    看起來,他最少已經有玉府上品的水平。

    有伏妖司修士用法術攻擊高坤,高坤頭上生出似金似玉的獨角。

    角的頂端有奇光一閃,飛射而來的火焰便消失不見,仿佛泥牛入海一般。

    那些伏妖司修士見狀,頓時都大怒:“貔貅的神通?原來先前傳聞中在此地作亂害人的妖類正是你!”

    顯化妖身的高坤速度奇快,來去如電,瞬間撲到一個伏妖司修士身旁,將對方打飛出去:“是又如何?”

    有伏妖司統領喝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掉!”

    高坤與四目黑虎反過來一左一右包抄:“怎么會,只要殺光你們,不就沒問題了嗎?”

    說話間,他一只右眼中血紅妖光散去,忽然變成離奇的淡金色。

    高坤再動手,動作頓時更加簡約,更加敏捷,更加靈動。

    那些伏妖司修士出手,在他這只金色的眼瞳中,變得破綻百出。

    他可以輕松捕捉攻擊對方的破綻和弱點,以最小的力氣,收獲最大的戰果。

    那幾個伏妖司修士很快發現,這個貔貅半妖的實力,竟還在他那頭四目黑虎之上。

    同時面對這兩頭大妖,他們降妖伏魔不成,反而可能遭了高坤毒手。

    幾個人當即開始且戰且退,試圖聯絡其他同僚,前來增援。

    最不濟,要把這半妖的真實面目告訴其他人,不容對方繼續偽裝下去害人。

    高坤這時則不容自己的秘密被泄露,反過來要追殺這幾個伏妖司修士。

    但他那金色的眼瞳,目光忽然一閃,面現驚容。

    高坤像受驚的野獸一樣猛地停下,金色眼瞳看向一旁。

    他有心招呼四目黑虎留下一起面對,但又不想那幾個活口逃脫走漏風聲,只能放黑虎先去追趕。

    而他自己,沉默的看著叢林深處。

    周昊靜靜與之對視。

    那只金色的眼睛,看來有很強的洞察能力。

    戰斗中四下掃視,余光劃過,竟然就發現藏身暗中的我……周昊心里琢磨。

    面前半人半妖的高坤,身形漸漸恢復原狀,貔貅的外觀特征消退,重新變回正常人的模樣。

    周昊見了,若有所思。

    眼前這人,能自主控制妖身的變化。

    但先前他一點沒看出對方端倪。

    這個高坤身上,可能也有某種封印,能屏蔽修為相近或稍高的修士感知。

    但封印并不強,因而他可以自主變化。

    不過反過來,他瞞不過高境界的強者大能。

    另一方面讓周昊好奇的則是,按照易青湖還有師父向云峰他們的說法,半妖血肉對妖族來說有很大的吸引力。

    可那頭四目黑虎同高坤在一起,卻極為馴服。

    雖然高坤比它強,它不一定敢打高坤的主意,但照常理,也不至于那么聽半妖高坤的話。

    看模樣,那頭四目黑虎也不像是假意屈從,等機會反噬高坤。

    這倒奇了……

    “周道長,那些人要殺我,我無奈自保!备呃ぽp聲道:“天生的父母,我沒得選擇,但我不想做妖怪,我想做人!

    周昊問道:“景星呢?”

    高坤答道:“剛才被妖群襲擊,我們失散了!

    他無心管景星道姑,心里緊張面前的周昊和那些逃走的伏妖司修士。

    “周道長,天峰大廟,乃天下第一圣地,胸懷若谷,見聞廣博,應該不會歧視半妖,對嗎?”

    周昊微微沉默,然后輕聲一嘆:“有沒有不為人知的半妖成為天峰弟子,我不確定,但公開的,一個都沒有!

    否則甘露寺妙嚴方丈和自家師父純陽觀主,何必在天擎真人的封印基礎上,再里三層外三層不停的給他加封?

    高坤深吸一口氣:“周道長,我聽說天峰傳人會用一眾名為玄機道卷的基礎道法來測試人的天資。

    我想請你幫我測一測,拜入天峰門下,是我夢寐以求的夙愿。

    我這段日子也接觸不少修士,我相信我的天賦,夠資格入天峰門下,我只需要一個機會!”

    “至于剛才那些人……”高坤瞇縫起眼睛:“只要殺光他們,就不會有外人知道了!

    他看著周昊:“就我聽說的事情,大乾皇朝表面上推崇咱們天峰,背地里其實頗多忌諱,對嗎?

    咱們殺幾個伏妖司的狗腿子,只要做的隱秘,也沒什么大不了,對不對?”

    周昊注視著他,徐徐說道:“剛才他們說,最近這一帶山里的妖亂是你引發?”

    “那都是他們污蔑我!”高坤斷然道:“這等只會不分青紅皂白,殺良冒功的賊人,就該殺干凈才對!”

    他目視周昊,倒退行走,退入林中:“不用臟了周道長你的手,交給我來辦就好!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