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我的粉絲實在太給力了 > 第23章:我們只請人不請狗
    “楚兄,這是我托人從天水市基地,買回來的無人機拍攝裝備,具有初級AI,可自動設定拍攝功能,裝有紅外夜視攝像頭,能在晚上拍攝視頻、開直播。

    魏人杰女朋友是個當紅女主播,也喜歡在武斗之音上直播、發視頻,經常出去拍攝景色或戰斗場面,這份大禮,她肯定不會拒絕!

    車上,柳無心遞了個大禮盒過來,畫面上是架無人機。

    楚歌心里一動,忽然問道:

    “柳兄,你今天早上出門,不會是特地去天水市買這架無人機吧?”

    這個時代交通中斷,出行很不方便,也不安全,快遞什么的別指望了。

    要買大東西,只能親自去大基地,金河縣附近的大基地,就是天水市基地了。

    柳無心干笑兩聲,無聲地默認了,楚歌心里十分感動,當即開口道:

    “我決定了,正式加入戰狼獵人團,有你這樣的兄弟,夫復何求?”

    聽到他的回答,柳無心反倒平靜得很,擺擺手道:

    “楚兄,不急不急,不要因為我做了幾件事,就違背了你的初心。你大可以先來我們戰狼獵人團考察考察,那時候愿意加入,我們再商議不遲!

    楚歌點點頭,心里不得不感嘆,不用去戰狼獵人團參觀,他也知道,那些兄弟們肯定忠心耿耿,誓死追隨,凝聚力達到了極點。

    平心而論,柳無心招攬下屬的手段,近乎做到了極致,真正的是國士待遇,無論放在哪個時代,無論放在什么環境下,都不會招不到人。

    因為,人是種很感性的動物,最受不了別人的恩惠和感動。

    一路穿過內城,徑直往縣城南邊區域行去,柳無心解釋,飛鷹獵人團駐地在城南,與戰狼獵人團一北一南,遙遙相對。

    汽車在縣城中央偏南的金河大酒店門前停下,楚歌和柳無心下車,只見酒店門前廣場上,停放著大量車輛,熱鬧非凡。

    “飛鷹獵人團是金河最大獵人團,魏人杰又喜歡熱鬧,縣里有頭有臉的人物,基本都會趕來送上一份大禮!

    柳無心低聲解釋道,這時,一個長相略有些兇狠的男子,昂首闊步往這邊走來,一個性感妖嬈的女子,拉住他的手臂,一搖三擺地跟上來。

    “柳大少,歡迎歡迎,什么風把你給吹來了,你不陪兄弟們同甘共苦啦?”

    來人哈哈大笑,明顯話里有話。

    柳無心不以為然,邁開大步走上去,握住對方伸上來的手掌,用力握住道:

    “天天同甘共苦,我也受不了啊,這不是過來蹭點吃喝,犒勞犒勞我可憐的腸胃。魏大少今天伙食要是不好,別怪我掀桌子哦!

    那個男子跟著大笑起來,拍拍柳無心的肩膀,笑道:

    “我魏某人請客,誰敢不把好東西端上來?金河縣有的,我這里都有;金河縣沒有的,我也能從別的地方弄來,保證讓你們吃回本!

    一群人簇擁著兩人往酒店走去,楚歌十分尷尬地被扔在邊上,無人問津。

    這時,只聽見前面的柳無心說道:

    “我今天帶了個朋友過來給魏少認識,他也是李子冉小姐的粉絲,特地帶了份大禮,準備親自送給李小姐!

    楚歌根據路上說的,端著禮物走上前,遞給男人身邊的性感女子,武斗之音上當紅主播,李子冉。

    “啊,是無人機拍攝裝備,還帶夜間拍攝功能的。太好了,我早就想買這種設備了,真的太感謝你了!

    女子接過禮盒,看清上面的說明,激動不已地喊道,當場就要拆開包裝查看。

    “慢著,這個人我好像不認識吧,我今天應該只請熟人,沒請什么阿貓阿狗過來吧!

    魏大少說著,從女子手里搶過禮盒,甩手扔在地上,一時間所有人閉上嘴巴不說話,氣氛顯得相當凝重。

    “魏大少,給我個面子,這是我新交的朋友,楚歌,以前有什么冒犯之處,還請你大人有大量,揭過去算了!

    柳無心連忙站出來解釋,魏人杰轉過臉,雙眼緊緊地盯著柳無心的臉,冷哼道:

    “柳無心,你的臉我給的夠多了,沒看見你臉上,全是我給的面子嗎?這個人當眾折辱我兄弟,更過分的是,居然開了直播,發到了武斗之音平臺上。

    你知道現在,縣里人怎么說我嗎?

    說我魏人杰的臉,被人狠狠踩在地上摩擦,連個屁都不敢放。你柳無心要臉,我魏人杰就不要臉?

    我告訴你小子,這件事沒完,誰得罪了我兄弟,我要他血債血償,耶穌來了也沒用!

    魏人杰抬手指著楚歌,毫不掩飾眼里的殺氣。

    因為女朋友直播的關系,他也經?粗辈,無意中發現那天的直播視頻,正在武斗之音平臺上流轉。

    他氣得當場砸掉了手機,今天柳無心帶著楚歌剛下車,他就認出了楚歌,心里憋著股火,柳無心不說還好,一說正好激怒了他。

    柳無心臉皮抽動,極力強忍住怒火,你的手下公然強搶戰利品,別說被人拍到武斗之音,沒有把他們抓起來,已經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他沒有想到,魏人杰這么小雞肚腸,自己低三下氣帶人來道歉,被他這么狠狠折辱,面子全丟光了,這才是真正的打臉。

    “哼,真是好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的手下公然強搶戰利品,輸了也就罷了,居然打算殺人滅口。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兒去。

    你打我的臉不要緊,我楚某人是個無名之輩,不在意名聲,可你當眾不給柳少面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羞辱他,沒什么好說的,我向你發起挑戰,一戰定生死。

    不分勝負,只分生死!

    擲地有聲的話語,震驚在場所有人,一群人齊齊盯著楚歌,這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青年,性格居然如此狂傲不羈。

    一言不合就分生死,連他們這些,常年與妖魔戰斗在第一線的武者,也不會輕易向人發起生死挑戰,畢竟生死不是小事。

    柳無心眉頭松開,表情帶著幾分釋然,倘若楚歌就此認慫,那么這個兄弟,他們只能做到這里了。

    這樣的熱血男兒,才是他不惜放低身段,極力拉攏的人物。

    “你?向我發起生死挑戰?”

    魏人杰指著自己說道,見楚歌重重點頭,抬起頭哈哈大笑:

    “好笑,真是好笑,別說我殺你,根本不需要自己動手,單說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資格向我發起生死挑戰?我要是答應你,以后豈不是大批仇家,找上門挑戰我?

    小子,你的命只是賤命一條,一錢不值,我的命精貴得很,以后注定踏入神武境界,被大門派收入門墻的種子!

    說到這里,魏人杰看向柳無心,沉吟片刻繼續道:

    “也罷,我不答應你的挑戰,別人會說我怕事,對我們飛鷹獵人團名聲不利。這樣好了,游隼,你來陪他玩玩。

    記住哦,他說只分生死不分勝負,你千萬別手下留情。誰死了,咱們這么多人給你作證,你沒有任何罪!

    魏人杰揮揮手,一個體型消瘦的青年,從人群后走出來,目光冷厲地看向楚歌,一股強烈的殺氣,瞬間彌漫全場。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