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035章 博紅顏一笑
    宋青書聽得心中暗笑,王保保比起他妹妹趙敏,可要粗暴直接得多。

    “小王爺,萬萬不可啊。”果然有蒙古官員開始急了,“如今大汗主要精力在西方諸國,中原這邊正在與南宋議和,若是這個時候殺了南宋使臣,恐怕會壞了大汗大事啊,若是大汗怪罪下來,就算汝陽王也擔待不起啊。”

    宋青書暗暗點頭,看來蒙古重心果然西移了,自己得抓緊利用好這段時間,不然等蒙古征服西方,再集結全世界的資源來征服中土,到時候大勢所趨,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王保保哼了一聲:“本王又沒那么傻,大不了到時候將南宋使臣控制住,不殺他們就是了。那樣一來,我看李可秀怎么和南宋和談。”

    “小王爺這招果然妙計,李可秀不是一直和我們虛與委蛇么,那我們就將南宋使團控制住,直接來個釜底抽薪,斷了他其他選擇。”另一個蒙古官員附和道。

    王保保非常滿意屬下的反應,轉向另一邊問道:“南宋使團真正落腳點查到沒有?”

    “原本南宋使團隱藏很深,不過今天金國欽差帶人闖玉清觀,一直躲在暗處的李可秀居然馬上跑出來相救,實在可疑非常,屬下又派人查探一番,確認了南宋使團的確落腳在玉清觀,而且這次的正使是南宋朝廷的參知政事韓侂胄。”旁邊一個侍衛首領模樣的人說道。

    “還真是一條大魚。”王保保同時又冷笑一聲,“還有金國的尚書令兼都元帥居然跑到這里來了,等本王處理好南宋這邊的事,就順手把他宰了,讓金人朝廷再亂上一陣子。”

    宋青書暗暗擦了一把冷汗,自己真是躺著也中槍啊。

    “不過韓侂胄身邊侍衛眾多,再加上玉清觀的道士似乎也和他們一伙的,身為武當五觀之一,玉清觀實力不容小覷,恐怕沒那么容易得手。”有人擔憂道。

    “韓侂胄此番秘密前來,身邊能有多少高手?更別說玉清觀是武當五觀之一,就是武當派,當年也是本王階下囚。”王保保說完臉上一熱,畢竟這些都是妹妹趙敏的功勞,“父王對這次的事情極為重視,汝陽王府高手盡出,還奈何不了區區一個韓侂胄?”

    “真要強攻的話,區區一個韓侂胄自然不算什么,不過那樣一來未免動靜太大,到時候鬧得整個揚州城都知道,恐怕有違本意。”下面有人指出了其中的關鍵。

    王保保微微頷首:“不錯,這個節骨眼不能公開和宋起沖突,整件事必須在極短時間內悄無聲息地完成,本王才方便執行后面的計劃。鶴先生,這次十香軟筋散帶得夠么?”

    鶴筆翁拍了拍自己腰包,嘿嘿笑道:“放心吧小王爺,就是十個玉清觀也放得倒。”

    聽到他們居然打算用毒這么卑鄙,程瑤迦心中關心丈夫安危,不由渾身一顫,不小心踩到了旁邊的瓦片,宋青書不由暗暗叫糟。

    “誰!”百損道人霍然抬頭,整個人仿佛一顆炮彈一般往屋頂沖來,人還未到,陰寒的掌風已經讓程瑤迦冷得渾身發抖。

    宋青書急忙摟著程瑤迦的腰肢,強行往邊上橫移一丈,他擔心蒙古這邊有人能認出自己如今的身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匆忙之間他摸出了程瑤迦那條錦帕蒙在了臉上。

    剛蒙上臉身后就傳來一道陽剛至極的指力,宋青書不欲顯露自身武功,便抬手使出了前不久剛學會的一陽指迎了上去。

    雙指相交,兩人身子同時一震,對方暴退而回,壓碎了屋頂,跌進了屋里。

    宋青書因為懷中抱著一個人的緣故,擔心傷到她,沒法完全卸力,也被逼得落到了庭院之中。

    剛一落下,王保保手下高手魚貫而出,將兩人團團圍在正中心。

    看到宋青書因自己的緣故深陷重圍,程瑤迦一臉歉意地說道:“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

    宋青書微微一笑:“是我決定帶你過來的,這也怪不到你身上。”

    程瑤迦心中感動,她知道如今蒙古和金國是死敵,以他的身份落到蒙古人的手里絕無幸理,可哪怕是這樣,他都沒有責怪自己一句,相比之下,丈夫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令人心寒了。

    心中又是感動又是傷心,程瑤迦咬了咬嘴唇,從他懷里掙脫了出來,擋在他身前:“我幫你擋住他們,你輕功好,快趁亂離開。”

    見她擺出的是全真派三花聚頂掌法的起手式,顯然是真打算拼了命給自己爭取生機,宋青書不由大為感動,一把將她摟了回來:“別胡鬧,相信我,我會保護好你的。”

    程瑤迦原本還想說什么,不過看到他真誠的眼神,一時間竟有些癡了,下意識點了點頭。

    “閣下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偷聽我們的談話!”王保保從屋中出來,臉色很不好看,也不知道這人在屋頂呆了多久,要是剛才那些機密被泄露出去,那可就糟了。

    看到他眼中精光閃爍,宋青書知道他已動了殺機,不由微微一笑,指著錦帕上繡的一朵花:“在下江湖人稱繡花大盜,看到這貴府中這位小娘子如此標致,實在忍不住手癢,豈料被你們發現了形跡。”

    盡管知道他是故意混淆視聽,不過聽著對方一口一個小娘子的輕佻語氣喊著自己,程瑤迦心中漸漸泛起一絲莫名的感覺。

    “這女人是誰帶來的?”王保保望了程瑤迦一眼,只覺得眼生得緊,不由面色不善地看著自己的手下,這次行動事關機密,連他都沒有帶姬妾同行,誰這么大膽子敢帶女人回來?

    一旁的鹿杖客臉色大變,急忙上前說道:“回稟陛下,這是屬下……屬下剛才在外面碰到的,一時沒忍住,就……就把她帶了回來。”

    “混賬!”王保保勃然大怒,不過一想到接下來還要他們師徒多多出力,只好強忍了下來,“誰又能告訴我這個什么繡花大盜又是什么人?”

    一群人面面相覷,阿大皺眉答道:“回稟小王爺,江湖中好像沒這號人物,不過聽這外號應該是個下三濫的采花賊。”他投靠汝陽王府之前是丐幫四大長老之首,人稱八臂神劍方東白,對江湖人物當真算得上如數家珍。

    “他是大理段氏的人!剛才用的是一陽指!”這個時候一個頭陀模樣的人灰頭土臉地跑了出來,指著宋青書喊道。

    宋青書認出了他就是剛才和自己對指之人,原來是金剛門主,難怪剛才能使出那般至剛至強的指力。

    “難道是大理鎮南王段正淳?”阿大遲疑道,大理段氏高手往往修佛,不是得道高僧就是與世無爭,有采花愛好的數來數去也只有段正淳一人。

    “呸,段正淳算什么東西,又豈有這般雄厚的指力,恐怕是那人稱中原五絕之一的南帝。”金剛門主剛才和他對了一指頭,如今手指還隱隱生疼,自然不相信對方會是一個花花大少。

    “這……”阿大一臉苦笑,“南帝已經出家為僧多年,法號一燈大師,絕不會做這種偷香竊玉之事,更何況這人雖然蒙著臉,但明顯身處壯年,絕非一燈大師。”

    宋青書聽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將自己身份越猜越離譜,也樂得在一旁看他們笑話,反正猜得越離譜對自己也就越有利。

    “好了!”王保保聽得頭都大了,“不管他是誰,將他拿下再說。”

    “遵命!”鹿杖客有心將功補過,第一個便沖了上來。

    宋青書還有閑暇回過頭來對身后的程瑤迦說道:“夫人,這老頭剛才冒犯你了,我替你教訓教訓他。”

    鹿杖客本來心情就很不爽,到嘴的美貌少婦被截胡了,又被小王爺教訓了一頓,再聽到宋青書這番話,差點沒把肺給氣炸:“找死!” 旋即運起十足功力,一掌往他胸膛劈來。

    隔得老遠就察覺到一股寒氣逼來,程瑤迦駭然望去,只見鹿杖客手掌間隱隱有寒冰流轉,不由驚呼一聲:“小心!”

    宋青書回頭對她微微一笑,運起一陽指便往他手心戳去。這些年來他武功突飛猛進,如今可是和張三豐、王重陽等人談笑風生的存在,鹿杖客武功雖高,卻和他已有了檔次的差距。

    這一指后發先至,點到掌心正中,鹿杖客只覺得手心一麻,接著整條手臂的穴道被瞬間封住,他驚駭莫名,急忙往后暴退而回,不過臉上卻結結實實挨了兩記耳光。

    宋青書不由感嘆一陽指果然神奇無比,加上他如今這一身驚世駭俗的內力以及修為眼界,一陽指用起來簡直是破高手內家真氣的大殺器,順帶著還有點穴效果,大理段氏那些人,除了一燈大師之外,恐怕還沒一個人能將一陽指練到他這個境界。

    “夫人心中這口惡氣可出了?”宋青書指著鹿杖客臉上兩個紅掌印望著程瑤迦,他其實剛才有取鹿杖客性命的機會,不過一想到這兩老頭雖然可惡,卻素來是趙敏的忠心狗腿,正所謂打狗也要看主人,要是真把他殺了,下次碰到趙敏,恐怕不好交代。 ——

    感謝高飛遠翔宇等一眾書友的支持,這段時間就是靠你們支持一路爆了前面數人的菊花,剛好擠進了20名,不過只比21位的煙斗大神多了十幾票,菊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保不住了

    ...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