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345章 登門造訪
    聽到這個消息,宋青書渾身一震,腦海里不禁浮現那個錯誤的夜晚,那種驚心動魄的回味讓他心跳忽然變得劇烈了起來。,: 。

    “哎,當時太沖動了。”雖然占完便宜后再這樣說貌似有些不要臉,可宋青書的確有些后悔,盡管第一次是個美麗的誤會,可后面則太‘混’蛋了些。

    雖然當時宋青書有走火入魔的因素,但那又何嘗不是他心里最真實的沖動?

    自從練了《歡喜禪法》過后,宋青書已經多次碰到了入魔的情況,特別是紫禁城那次差點讓他‘迷’失了自我,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盡管每次入魔都驚心動魄,可他同時也難免疑‘惑’,畢竟他所遭遇的和傳說中那些密宗前輩遭遇的危險比起來,實在不值一提。

    宋青書這些年來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如今所學武功越來也多,功力越來越高,對武功本質的認識越來越多,再加上身處高位,看問題的角度高度都異于常人,漸漸地還真讓他琢磨出一點蛛絲馬跡。

    之前修煉歡喜禪的那些人之所以容易走火入魔,很大的原因是和同一個‘女’子雙.修,第一次‘陰’陽結合后,后面修煉再和那人修煉,幾乎沒多大作用,不得不‘逼’得修煉者找新的‘女’人。

    可之前修煉歡喜禪的往往是佛‘門’中人,在討‘女’人歡心這方面先天不足,一般‘女’子也很難對佛‘門’中人產生什么愛慕之情。若是一般的‘女’子倒也罷了,畢竟修煉歡喜禪的人哪個不是‘精’彩絕‘艷’、武功高強?要討‘女’子歡心雖然困難但也不是不可能。

    可偏偏歡喜禪法對爐鼎要求極高,必須是體內純‘陰’之氣極為濃郁的才好,可這樣的‘女’子哪個不是鐘靈毓秀、天之嬌‘女’?又豈會瞧得上一些大和尚?

    無奈之下那些修煉者只能通過武力手段‘逼’‘女’子就范,或者直接利用歡喜真氣的屬‘性’讓‘女’人的身體屈服,嘗到甜頭過后,那些修煉者哪還會辛辛苦苦用真心去追求‘女’孩子?

    就有如吸毒一樣,吸了第一口便再也停不下來,那些修煉者不知不覺已經走上了邪道,而那些天之驕‘女’在江湖或者朝堂個個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接二連三生類似的事情,總會引起有心人的察覺。

    面對正道的追殺,修煉者們不得不盡可能地提高實力自保,可提升實力必然需要更多的天之驕‘女’,繼而會招來更猛烈的追殺,就這樣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因為長期在生死邊緣,人的‘性’格也會變得越來越極端,越來越不擇手段,最終忘卻了本心,被心魔所吞噬。

    而宋青書是一個例外,仿佛是命運的安排,他身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天之驕‘女’,大家一起同生共死難免會日久生情,因為兩世為人的緣故,宋青書不管是氣魄還是眼界都比其他修煉者要高明得多,再加上他還不會被喇嘛身份所拖累,因此身邊的紅顏知己往往是出于自愿,他根本不用強迫,是以幸運地跳出了那些密宗前輩所面臨的無解惡‘性’循環。

    可哪怕是這樣宋青書依然有幾次被心魔所左右,可知如果一旦陷入那種無解循環過后,心魔將會變得何等可怕。

    “其實皇帝才是修煉《歡喜禪法》的最好人選。”宋青書腦中忽然冒出一個念頭,畢竟皇帝坐擁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同樣不用面對那種無解惡‘性’循環。

    不過宋青書很快就否定了這種猜測,皇宮里妃子雖多,但并不意味著符合條件的‘女’人就多。特別是后宮里的各種爭風吃醋明爭暗斗,就算有個鐘靈毓秀的‘女’子也很容易被磨得靈氣全無,剩下的全是算計與狠毒。之前他在清國皇宮中當過一段時間的皇帝,當時整個皇宮之中,也就小佟后等一兩個人達到了天之驕‘女’的標準。

    “連皇帝都沒這個福分,我真是何德何能,身邊個個都是天之驕‘女’的水準。”宋青書也是暗暗咂舌,想來想去可能因為這些‘女’子都是金書中出彩的角‘色’,所以身負了這個世界的氣運,才導致“成材率”這么高。

    盡管規避了最大的風險,但心魔始終是個隱患,這些年來宋青書閑暇之余一直也在思索應對之策,可惜并沒有什么太好的辦法。

    他不是沒有想過停止修煉歡喜禪,畢竟當初是重傷之下不練就要死,如今他身體已經康復。

    可是他終究沒法停止,一來歡喜真氣太過強大,他舍不得放棄;二來歡喜真氣有吞噬作用,之前他體內的神照真氣和九‘陰’真氣全被歡喜真氣給融合了,雖然他試驗出了虛擬經脈的法子再次重現了神照真氣和九‘陰’真氣,可這個虛擬經脈也是在歡喜真氣的基礎上建立的,放棄了歡喜真氣,他就等于放棄了一切。

    如今他有這么多需要保護的人,若是沒了實力,分分鐘就會體會到什么叫悲慘世界。

    直到前不久又練了同樣神奇的《太玄經》,《太玄經》的內力運行路線另辟蹊徑,并非大眾所知那些經脈‘穴’道,是以沒有被歡喜真氣融合,讓他停止修煉歡喜禪成為了可能。

    不過身為一個男人,歡喜禪帶來的好處實在太‘誘’人,直到現在宋青書依然沒有下定決心。

    “公子,公子?”陳友諒一臉古怪地看著宋青書,心想怎么一聽到黃蓉就變成這副樣子,難道他對黃蓉也有非分之想?

    陳友諒的聲音將宋青書從沉思中驚醒過來,見身邊兩人一臉古怪地看著自己,他不禁老臉一紅,急忙說道:“他們來就來了,你又何必這么慌張?”

    陳友諒苦笑起來:“公子恐怕不知道其中的原委,當初丐幫三分,雖然名義上史火龍成了江南丐幫的新幫主,但黃蓉威望太高,不少教眾心中依然把她當成幫主。她這次來臨安,少不得會來這里一趟,而史火龍已死,繼任的史紅石又……嘿嘿,到時候她一旦以此難,我在幫中的處境就危險了。”

    宋青書眉頭一皺:“你真的將史紅石殺了?”他如今雖然身為上位者,可依然不習慣草菅人命的手段。

    “當然沒有,那樣風險太大,一旦敗‘露’我就萬劫不復了,”陳友諒急忙解釋道,“我只是用手段‘逼’迫她離開了這里,再讓心腹手下悄悄監視著她,防備她回來。”

    宋青書臉‘色’這才好看了些:“黃蓉的事情你不用太過擔心,到時候你沒辦法了我會出面應付她的。”

    “那我就放心。”陳友諒大喜,心中卻在尋思,看來這廝和黃蓉果然有什么淵源。

    宋青書心中則是暗暗嘆了一口氣: “唉,也不知道過了這么久,蓉兒是恨我呢還是想著我呢?”不過饒是以他的自戀程度,也明白肯定是前者居多。

    三人聊天這會兒功夫,丐幫弟子已經將衛若蘭帶了過來,看到宋青書過后,他眼中先是閃過一絲仇恨之情,不過很快又被濃濃的恐懼所代替。

    宋青書非常滿意他的眼神,看來自己之前的攻心之術起到了效果:“衛若蘭,現在傷恢復得怎么樣?”

    “誰要你假惺惺。”衛若蘭呸了一聲,他此時已經現了屋中除了宋青書和陳友諒之外,還有一個身段婀娜的絕‘色’美人,若是平時他說不定還會好好欣賞一番,只可惜他如今心如死灰,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宋青書冷哼一聲,隨手一揮仿佛空氣中有一條無形的鞭子‘抽’到了他身上,啪的一聲脆響,衛若蘭哀嚎著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這是給你的一個教訓,你在我面前沒有站著的資格。”宋青書淡淡地說道。

    衛若蘭怨毒地看了他一眼,不過接觸到他的眼睛,不禁感到一股靈魂上的顫栗,急忙低下了頭。

    一旁的陳友諒看得暗暗心驚,這輕輕一揮手就形成一條鞭子的修為是何等了得,自己練了《易筋經》過后本來自詡是江湖頂尖高手,可如今看來,整個少林除了藏經閣那位,恐怕沒人是他對手了。

    陳圓圓關注點并不是在武功上,而是剛才那一瞬間宋青書身上‘露’出的壓迫感讓她有些‘花’容失‘色’,在這之前宋青書給他的印象是一個名動天下的絕頂高手,一個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雖然有些無恥但卻也算得上溫柔,可這時她才想起對方還是那個覆滅十萬清兵的殺神,讓燕京城內無數小兒不敢夜哭的魔頭。

    宋青書再次開口道:“衛若蘭,你該慶幸自己有個好未婚妻,有個好姐姐,看在她們面子上,我這次放你一馬。”

    “你!”聽到他的話,衛若蘭心中涌起了濃濃的屈辱,畢竟他一直以為,是未婚妻出賣了方才救了他一條‘性’命,現在連姐姐也沒有逃出他的魔爪……等等!

    衛若蘭霍然抬頭:“你……你怎么知道我有個姐姐?”那是他最大的秘密,畢竟關系著家族百年的使命,他如何能不驚慌。

    “你在我面前沒有秘密。”宋青書淡淡地說道,“我甚至還知道你們家族的使命,我已經和你姐姐約好,我會幫你們視線你們家族的愿望,不過作為回報,你們都要成為我的手下。”

    “胡說,我不信!”衛若蘭驚呼道,一百年的東躲西藏,他們家族里的人早已養成了謹慎的‘性’格,因此他下意識認為對方是在詐自己。而且他們的愿望是推翻趙宋,恢復大周江山,到時候自己就是皇帝,姐姐怎么可能答應兩人給人當手下?

    宋青書冷笑一聲,伸手一吸旁邊茶壺里的水自動飛到了他手心,接著他隨手一揚,幾塊薄冰片瞬間‘射’入了衛若蘭體內。

    “生死符!”衛若蘭驚恐地叫了一聲,接著渾身猶如萬蟲噬骨,忍不住在地上痛苦地掙扎起來,試圖借著地面的摩擦力緩解身上的癢意。

    陳圓圓看得‘毛’骨悚然,今天近距離見識到了宋青書的手段,她忽然懷疑起來,自己呆在這個魔王一般的男人身邊,真的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么?

    “陳長老,黃幫主來總舵了,她指明要見你。”這個時候忽然一個丐幫弟子跑來敲‘門’。8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