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372章 受驚過度
    剛放下窗幔沒多久,外面的‘侍’衛便撞開了‘門’:“少‘奶’‘奶’?”

    一群人并沒有立即沖過來,畢竟男‘女’有別,剛才很有可能是秦可卿睡得太沉沒有聽見,萬一沖過去看到主母身上什么不該看到的地方,他們這群人可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不過撞開房‘門’這么大動靜,睡得再沉也應該醒了,要是秦可卿還沒有回應,顯然是真的出事了。

    見紗帳輕動,里面卻遲遲沒有回音,一群‘侍’衛面面相覷,“刷刷刷~”一陣干脆利落的拔刀聲,大家不約而同將武器拿了出來。

    “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就在這時,‘床’上忽然傳來了秦可卿嗔怒的聲音,一只纖纖‘玉’手從里面撩開了紗帳,緊接著秦可卿有些衣衫不整地從里面走了出來,眼神之中盡是嗔怒。

    “屬下唐突了~”帶頭那‘侍’衛急忙鞠躬謝罪,將西府鬧刺客的事情說了一下,他又豈會看不出秦可卿此時絲毫沒有受脅迫,畢竟她大大方方從‘床’上下來,此時正站在自己面前,方圓三尺之內都沒人。

    “最高警戒啊?”秦可卿顯然也是吃了一驚,不過很快反應過來,對眾‘侍’衛揮手道,“西府鬧刺客關我們這邊什么事啊,你們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是!”那頭領急忙領著一群人小跑了出去,替她關上‘門’時忍不住提醒道,“少夫人這段時間切記不要出‘門’。”

    秦可卿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也不答話直接過去從里面將‘門’反鎖起來。

    那‘侍’衛腦海中浮現出臨別時秦可卿那嫵媚的白眼,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想少夫人真他娘的尤物,要是能和她睡上一晚,就是短壽十年也愿意啊……

    不過他知道自己也只能悄悄想想,一旦稍微泄‘露’點風聲,自己就會死無葬生之地。

    在‘門’背后聽到‘侍’衛離開過后,秦可卿方才舒了一口氣,臉上浮現出一絲甜蜜的笑容,一路小跑著回到‘床’上,伸出纖纖‘玉’指點了點‘床’上的男人:“你這人,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宋青書一怔,他原本正奇怪秦可卿為何會主動替他打圓場,之前生‘性’風流以致饑渴難耐想男人的猜測早就被他否決了,畢竟再風流也不至于如此。

    如今聽到她這句充滿了撒嬌與親昵的話語,心中瞬間恍然大悟,她顯然把自己當成了另一個人。估計是她和誰約好了今晚在此幽會,結果自己誤打誤撞跑來了。

    “這‘女’人也是心大,都沒看清對方的樣貌就這般投懷送抱,也不怕被別的男人給睡了。”宋青書暗暗咂舌。

    不過目光落到自己的衣袖上,宋青書終于明白了,原來剛才自己換上了賈蓉的衣裳以防萬一,結果從身后制住秦可卿的時候她看到了袖子,認出了是自己丈夫的衣裳,這才放下了所有的防備。

    再加上屋中并沒有點蠟燭或者油燈之類的,此時一片漆黑,宋青書還能仗著功力‘精’深,憑借灑落進屋的淡淡月光看清秦可卿的樣貌,對方卻不會武功,完全看不清自己模樣。

    正恍惚間,一個柔膩溫熱的身子已經貼了過來,一雙‘玉’臂輕輕摟住了他,將臉頰貼在了他的身上:“你這樣也太危險了,萬一被人發現,你讓人家今后怎么出去見人吶~”

    對方近乎撒嬌的呢喃配合著柔軟的嬌軀在懷中扭動,宋青書只覺得口干舌燥,同時心中大奇:“你們兩人是夫妻,就算被人看到了又怎么做不了人了?”

    “唔~”擔心一直不答話會被她懷疑,原本想模擬賈蓉的聲音回答她,可是臨到嘴邊宋青書忽然意識到什么,終究只是模棱兩可地應了一聲。

    “今天聽丫鬟說蓉哥兒一直沒回來,我就猜到估計是你把他支出去的,可是府上‘侍’衛戒嚴了你還跑來偷香竊‘玉’,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要是傳到西府老祖宗耳里,有你好受的。”秦可卿輕嗔不已。

    宋青書此時卻被對方話中蘊含的信息量給驚呆了,顯然秦可卿并非將自己當成她的丈夫賈蓉,而是把自己誤認為是另一人。

    能正大光明將賈蓉支出去,再聯系到之前聽到的一些風言風語,這個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正是寧國府如今的當家,賈珍!

    原本寧國府當家是賈敬,與榮國府的賈似道是同輩,不過賈敬一心修道,整個人早就搬到道觀里去了,府中的事全都‘交’給了賈珍在打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賈珍如今就是寧國府一家之主。

    “這個賈敬會不會就是俠客島上的木島主?”宋青書暗暗尋思,他當然不相信那個什么修道的鬼話,賈似道平日里政務繁忙,估計也沒什么‘精’力打理俠客島上的事情,可是俠客島這股龐大的力量又不可能托付在外人手里,想來想去也就他的堂兄賈敬是最合適的人選了。

    宋青書腦筋正飛速旋轉的時候,懷中的秦可卿嬌哼一聲,仿佛一條美‘女’蛇一般不停地扭動著,一雙巧手靈活地解開了他的衣裳,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主動親上了他的‘胸’膛。

    宋青書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有這種發展,那小巧靈活的舌尖仿佛琴中圣手一般,不僅撩撥著男人的心弦,還撩起了男人心中最原始的火焰。

    “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閨房之中充滿了沁人心脾的甜香,宋青書只覺得自己仿佛在天堂一般,一時間竟然有些樂不思蜀起來。

    盡管理智告訴他這樣有些不厚道,但是男人的本能讓他有些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更何況秦可卿也不是什么循規蹈矩的良家,就算真的發生什么也不至于有什么負擔。

    秦可卿又哼了一聲,聲音甜膩入骨,宋青書入手處盡是一片溫膩,原來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褪去了全身的衣裳。

    秦可卿身子很軟,全身嬌柔‘欲’融,宋青書經驗豐富,一沾她的身子就判斷出她此時已經情動至極,不由暗暗咂舌,不需要前.戲居然身體就已經如此動情,這樣的‘女’人真是男人的恩物啊。

    “雖然你這時過來很危險,但是我很喜歡~”秦可卿咬著他的耳朵,癡癡地笑了起來,每一個音節,甚至每一聲氣息,都能讓男人氣血翻騰。

    宋青書此時哪還不明白,平日里賈珍和秦可卿就經常這般偷偷約會,先是隨便找個由頭將賈蓉支出去,然后賈珍在偷偷潛入秦可卿的閨房,享受這個嫵媚動人的兒媳。為了避免無意間被下人發現,所以他每次過來都會穿上賈蓉的衣服遮掩形跡,這也是為什么剛才秦可卿看到宋青書身上的衣服就把他認錯了。

    之所以沒有認成是自己的丈夫,因為剛剛宋青書一閃而逝顯‘露’了極為高明的輕功,而賈蓉只會點三腳貓功夫,平時欺負一下流氓丫鬟還行,哪登得上大雅之堂,榮國府這邊只有賈珍才有這般高明的功夫。

    宋青書看得出秦可卿也是真的愛賈珍,不然不會整間屋子一個丫鬟也沒有,要知道京城里這些貴族里間外間,隨時有不少丫鬟婆子服‘侍’著,如今一個人也沒有,顯然是她刻意支開了。

    想到這里,宋青書不禁有些同情起賈蓉來,難怪他剛才居然失心瘋地跑到榮國府里想污辱李紈,想必他心里非常清楚父親支開他是要做什么,可是他的一切都是父親給的,從小到大都懾服于父親的威嚴,他不敢也沒能力反抗,只能將壓抑多年的變態發泄到其他人身上,李紈就差點成了他的犧牲品。

    神游物外這會兒功夫,兩人已經不知不覺癡纏到了一起,秦可卿仿佛一只嫵媚的貓兒一般,逗得宋青書終于忍不住,低吼一聲將她壓在了身下。

    感受到男人充滿壓迫力的重量,秦可卿心中閃過一絲疑‘惑’,今天的他好像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樣,平日里的他儒雅瀟灑,成熟穩重,今天的他仿佛一輪驕陽,比平日里多了數倍的陽剛之氣……

    那種強烈的壓迫感讓她靈魂上有一種想要臣服的感覺,纖手悄悄下移‘摸’了一把男人的身體,不由嚇了一跳,整個臉蛋兒紅得仿佛要滴出血來,身體不知不覺中變得更軟了。

    感受到對方無聲的邀請,宋青書正要扣關破城之際,腦中忽然閃過任盈盈那倔強無比、憤怒中帶著復雜情緒的眼睛。

    想到自己此行是為救任盈盈而來,宋青書瞬間冷靜下來,自己豈能因為這點‘誘’‘惑’而誤了正事,萬一這期間任盈盈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敏銳感受到身上男人情緒的變化,秦可卿詫異地問道:“你怎么了?”

    宋青書暗叫一聲慚愧,隨手點了她的‘穴’道,然后開始穿衣服起來。秦可卿對這般變故十分不解,一雙美麗的眼睛不停地眨啊眨,可惜她被封住了‘穴’道,連話都說不出來。

    快速穿好了衣裳,宋青書正尋思著也不知道賈珍回來沒有,自己得跟蹤他方才找得到任盈盈的下落。

    忽然‘門’外傳來一聲輕響,宋青書聽出那是衣袂破空的聲音,不禁大吃一驚,正尋思著對方是哪方高人,誰知道對方居然徑直往這間屋子走來。

    宋青書來不及躲藏,無奈之下只好撩起被子一腳,鉆到了被窩里去,這樣一來便再次緊緊挨著秦可卿火熱的嬌軀,被窩里充滿了旖旎的幽香,搞得他差點再次把持不住。

    只聽得那人走了進來隨手關上‘門’,接著響起了火折子的聲音,應該是點燃了屋中的燈。

    “可卿,你已經睡了?”一個頗有磁‘性’的男聲響起。

    看到眼前那張熟悉的面孔,秦可卿此時卻覺得有些‘毛’骨悚然,既然賈珍現在才來,那么被窩里的人又是誰?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