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638章 以戰代練
    以五打一都輸了,幾位副統領恨不得有個地縫轉進去,當然也有不服氣的,比如唐括升榮咕噥道:“一身蠻力算什么本事,若是我有弓箭在手,幾個呼吸就能將你‘射’成刺猬。”

    另外幾個人雖然沒說話但那不服氣的眼神還是非常明顯,很多人認為自己若是有兵刃在手,未必會輸給對方。

    宋青書卻適時開口道:“男子漢大丈夫,輸了就是輸了,哪來的那么多理由,戰場上敵人會跟你講理由么?”

    因為對方是唐括家族的人,他訓起來也不擔心有什么,而且借機敲打一下其他幾人。

    果不其然,聽到他這樣的訓斥,其他幾人臉上紛紛‘露’出羞愧的神‘色’,當然依然有不服的,比如是仆散飛翰:“為將者又不是光靠一身蠻力,忠義軍里面個個都是‘精’銳中的‘精’銳,若是不懂帶兵打仗,誰服他當提控啊。”

    完顏陳和尚終于開口了:“之前校場‘操’練,進攻一方是你在指揮吧。”

    “是又如何?”仆散飛翰臉上閃過一絲自傲之‘色’,雖然剛剛輸了,但他已經將進攻的節奏把握得如行云流水,他自信實戰中碰到唐括宏達,最后勝的一定是他。

    “可惜還是輸了。”完顏陳和尚淡淡說道。

    “那是因為演練有各種束縛規則,同等兵力下進攻的一方本來就吃虧,你到底懂不懂?”專業領域被質疑,仆散飛翰瞬間怒了。

    此時一旁的宋青書眼中也多了一絲好奇之‘色’,只見完顏陳和尚不慌不忙地說道:“剛剛你的指揮有規律可尋,一‘波’接一‘波’攻擊,攻勢雖然一‘浪’高過一‘浪’,但也讓防守方有了心理準備。如果是我指揮的話,絕不會這樣逐級加強,而是讓攻勢一會兒強,一會兒弱,虛虛實實之間,讓防守方心理無法預期,再忽然給予其破釜沉舟的一擊。拳頭,只有先收回來再打出去打人才疼……”

    他這番話說得場中所有人眼前一亮,盡管沒有實際‘操’練,但在場的人都是沙場宿將,自然清楚他描述的這種攻擊節奏更加有用,多半能擊破防守方的陣營。

    宋青書暗暗點頭,果然不愧是歷史上留名的名將,的確是非同一般:“現在看來,大家對完顏陳和尚任忠義軍的提控應該沒什么異議了吧?”

    幾個副統領面面相覷,盡管心中依然有不服氣,卻比一開始要能接受得多:“是~”

    “對了,還要向你們介紹另一個副統領,蒲察貞,以前在邊境數次打敗宋軍立功。”宋青書對帳外招了招手,一個神情有些疲憊,但雙目炯炯有神的漢子走了進來,原來剛才幾人和完顏陳和尚比試的這會兒功夫,‘侍’衛已經將蒲察貞帶了過來,畢竟剛從牢獄中出來,外形上難免有些落魄。

    “聽過他的名頭……”與完顏陳和尚不同,蒲察貞前些年駐守南邊,在軍中也算小有名氣,其他幾位副統領或多或少都聽過他的名頭。

    “見過各位,”蒲察貞拱了拱手,與幾人一一見禮,最后方才對宋青書行禮道,“罪臣蒲察貞,拜見元帥大人。”

    宋青書上前將他扶了起來:“你只是被無辜牽連而已,何罪之有?之前的事不要再提了,以后在忠義軍中好好干出一番成績,也不枉我把你放出來。”

    “多謝元帥!”望著眼前這個男人,蒲察貞情緒復雜無比,本來他之所以有牢獄之災就是拜對方所賜,可是他也明白這種事怪不得對方,換成誰也會這樣做。本來他以為自己這輩子都要在牢獄中渡過了,沒想到今天忽然一道旨意下來,不僅赦免了他的罪責,還提拔他成了忠義軍的副統領!

    京城中誰不知道忠義軍是如今炙手可熱的軍隊,多少王公貴族想將子弟塞進去當個普通士兵都不行,更何況副統領這樣的位置?

    他雖是蒲察家族的人,但這些年沒享受過族長一脈的絲毫恩惠,反倒最后被其牽連,如今唐括辯不計前嫌提拔他,還給了他無比光明的前途,一切都讓他如墮夢中,生起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看到他‘激’動的樣子,宋青書拍了拍他的肩頭,笑著對其余幾人說道:“他畢竟是新來的,又剛經歷了牢獄之災,以后忠義軍的事情你們多提點幫助他一下。”

    一干人等紛紛應好,宋青書這才接著說道,“剛才提到此番前來有兩件事,現在給大家介紹第二件事,忠義軍上上下下這段日子領著軍隊里最高的俸祿,天天吃著最好的‘肉’,軍中無數人都向本帥表達了不滿,憑什么你們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所以現在需要你們證明自己的價值!”

    幾個副統領本就因為之前輸給完顏陳和尚的事憋了一肚子火,如今再被這么一‘激’,個個神情‘激’動不已:“只要元帥一句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宋青書滿意地點點頭:“如今南宋將要北伐,南面有右副元帥和樞密使坐鎮倒也不用擔心,不過西面四川蠢蠢‘欲’動,所以本帥決定派你們忠義軍明日開拔,前去拿下大散關和和尚原,斷了四川一地出蜀的‘門’戶!”

    “必不辱命!”一群人在官場落魄沉淪了這么久,早就想著建功立業了,如今一個個像餓極了的狼崽子一樣。

    宋青書很滿意他們的勁頭,這才接著說道:“忠義軍成立時間實在太短,來不及做太多訓練,只能在戰場上以戰代練,這其中的困難只有靠諸位齊心協力地克服。”

    幾位統領紛紛鄭重地點了點頭,他們也清楚其中巨大的風險,若手下是一般的士兵,他們幾人聽到要以戰代練恐怕早就撂挑子不干了,畢竟幾千年來也只出了韓信這樣一個怪胎,能短時間將一群烏合之眾的農民在戰爭中練成‘精’兵,不過如今忠義軍都是各支軍隊里選出的‘精’銳,他們方才勉強有信心一試。

    宋青書回到主帥的位置坐了來,緩緩說道:“本帥對忠義軍的日常訓練素來不‘插’手,但只有一個原則,你們必須做到。”

    “請元帥示下!”幾個副統領昂首‘挺’‘胸’,站得筆直。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