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1719章 驛站風波
    宋青書一怔,沒料到是這樣的回答,心中不停犯嘀咕,她到底是不知道我的身份還是故意在耍小性子?

    不過不管是哪種,如今得到明確拒絕,眾目睽睽之下自然不方便再去找耶律南仙,只能騎著馬沒精打采地走在前面,心想得找個機會好好收拾她。

    只可惜接下來幾天的時間,耶律南仙一直深居簡出,根本不給自己接近她的機會,弄到后來宋青書越來越相信對方是故意的了。

    送親隊伍的速度并不算快,走了幾天也才走一百多里,這天天色漸暗,望著遠處隱約可見的驛站,宋青書尋思今天怎么著也得去見一見耶律南仙,哪怕夜闖她的閨房!

    因為天色漸晚,送親隊伍決定在驛站這里休息,耶律南仙依然不從馬車里下來,直接讓人將馬車開到后院,然后嚴禁其他人靠近院子。

    似乎注意到宋青書的尷尬,那禮部官員湊過來說道:“將軍莫要見怪,郡主多半心情不好。”他其實也對這位護駕將軍很好奇,以前在上京城都沒見過,完全是空降過來的,所有人都在猜測他的背景底細,到底是何德何能放才讓宮中的貴人直接指派。

    經過這些天相處,宋青書知道這禮部官員叫蕭訛都斡,名字有些拗口,不過他也習慣了,遼國這些人的名字就是這樣。

    “蕭大人說笑了,我又豈敢怪罪郡主呢?”宋青書此時對容貌做了偽裝,倒也不虞被人發現真實身份。

    進驛站的時候宋青書忽然心中一動,扭頭往一旁望去,只見一個身材嬌小的女童,約莫**歲年紀,卻是生得容色嬌艷,眼波盈盈。

    “當真是個美人胚子!”宋青書不由驚嘆不已,要知道這個世界不比后世,大多數普通百姓都有些營養不良,再加上結婚生子普遍很早,所以一般來說小孩都是又瘦又小,很少見到這般粉妝玉砌的小姑娘,宋青書仔細思索以往見過的小女孩,貌似只有苗若蘭才能和這女童媲美。

    不過苗若蘭是那種純真無邪的美麗,這個女童明明年紀這么小,看著卻有幾分大姑娘的貌美,實在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沒想到山野村莊居然有這樣的絕色。”蕭訛都斡也注意到了那女童,忍不住感嘆道。

    聽出他語氣中的輕佻淫-邪,宋青書聽得一陣無語,心想這個年代的人當真是無所顧忌啊,對這樣的小蘿莉都能生出邪念,不過一想到這個世界很多女人十三四歲便成親生子了,于是也就見慣不怪了。

    “看她這樣子應該是此處驛站頭子的女兒,不如等會兒我去跟他提一聲,讓她晚上來服侍將軍,將軍把她帶回去當個姬妾,他們這一家人也算是飛黃騰達了。” 蕭訛都斡湊到他身邊刻意壓低聲音道,他有心拉攏這個身份神秘的將軍,所以便打算借花獻佛,反正又不是自己女兒,不心疼。

    遠處那女童本來正低著頭掃地,忽然眼中寒光一閃,只可惜角度不對,宋青書等兩人也并沒有注意到。

    “呃,不用了。”此時宋青書對他的提議一陣無語,要知道從后世聞名世界過來的他,實在不適應這個世界一些習以為常的東西。

    擔心蕭訛都斡自己對那小姑娘下手,宋青書接著補充了一句:“如今我們要務在身,還是不要節外生枝,而且郡主這兩天心情正不好,如果讓她知道了怪罪下來,我們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想到耶律南仙如今的狀態,蕭訛都斡打了個冷戰,急忙說道:“多謝將軍提醒,走,我請將軍喝一杯去。”

    和蕭訛都斡喝了一頓酒過后,夜已經深了,宋青書佯裝酒醉回到了房中,然后等了一會兒估摸著大多數人已經睡了,便悄悄往后院摸去,如今耶律南仙一副生人勿進的架勢,他只能出此下策了,不過他自忖武功高強,倒也不虞被隨行的護衛發現什么。

    一路來到后院,他不由得眉頭一皺,這邊實在太安靜了些,看了一圈根本沒看到護衛在什么地方,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布了暗哨,但仔細查探了一圈,依然沒有任何發現。

    這時候耶律南仙屋中傳來打斗之聲,宋青書心中咯噔一下:壞了!

    急忙往那邊跑了過去,還沒趕到便遠遠看見耶律南仙手持一柄長劍,整個人如仙子一般在屋中騰挪轉閃,而幾個人正在合力圍攻她。

    宋青書眼尖,認出其中一人貌似是這驛站的頭領,瞬間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多半有殺手先到一步殺了此地真正的驛站守衛,然后偽裝成他們。

    至于送親隊伍的護衛不見動靜多半就是中了**之類的,之前飲食之類的都有專人監測過,如果用見血封喉的毒藥肯定瞞不過他們,想來用的就是沒有殺傷力但是效果奇好的**之類的。

    注意到耶律南仙對戰那幾個殺手并不落下風,宋青書便沒有立即出現幫忙,打算先在一旁看看這些殺手的武功來歷。

    耶律南仙手中長劍猶如一輪清冷的月光,整個人進退有據飄飄若仙,那幾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看得宋青書暗暗點頭:“她的日月神劍修得愈發精純了,在年輕一代中的確算是翹楚人物。”他都沒意識到自己點評這口氣完全就是一個老前輩的姿態,完全忘了其實自己也算是個年輕人。

    那幾人見久攻不下,互相對視一眼,暗暗點頭然后不約而同棄劍使拳,往耶律南仙身上攻去。

    “七傷拳!”宋青書認出了那套拳法,不由得驚訝無比。要知道自從當年金毛獅王謝遜大鬧崆峒派過后,崆峒派就變得相當低調,江湖中基本上很少出現他們的身影,甚至很多人都忘了江湖中還有這樣一個大派。

    七傷拳最出名的是傷人先傷己,一練七傷,七者皆傷,犧牲這么大,威力自然也非同小可,幾人七傷拳一出,耶律南仙便有些局促起來,不得不沖到了院子中,利用輕功在寬闊的環境中與其周旋,上下翻飛間那修長的雙腿讓一旁的宋青書大飽眼福。

    可惜那幾個殺手顯然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思,七傷拳勁力四射,后院中不少大樹一觸即斷,連院中放著的幾塊石頭也被擊空的拳勁打得石屑橫飛,耶律南仙花容微變,知道自己只要被擊中一次就會重傷,神色不禁也變得凝重起來。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