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2154章 線索
    鳩摩智勸慰道:“王子寬心,想來王妃只是把那人當子侄輩看待而已,更何況同行的還有另外的女子,想來也不會發生什么事情。”

    “那個面紗女子到底什么來歷,明王你幫我查一查。”腦海中浮現出對方優雅高貴的倩影,宗贊王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鳩摩智眉頭一皺:“王子,此行我們是來參加招親的,切莫因小失大,萬一這事傳到西夏人耳中,很容易對王子不利的。”

    聽到他語氣頗有些嚴厲,宗贊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一聲:“好吧,就等本王娶了西夏公主再去找這個美麗的小妞,反正看情況她和姓賈的認識,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此時馬車中的宋青書鼻子有些發癢,一副想打噴嚏又打不出來的樣子。

    “賈公子怎么了,不舒服么?”主位上的金城公主關切地問道。

    “沒事,可能是誰在背后說我的壞話吧。”宋青書笑了笑,這才有機會近距離觀察眼前的女子。

    雪膚瓊鼻,鵝蛋兒臉線條極為柔和,與她的氣質極為相配,果然是一個端莊溫柔的女子。

    不過宋青書目光落到她細長秀麗的眉毛,潮潤的紅唇,特別是和旁邊黝黑的吐蕃侍女一比,越發顯得膚色白皙。

    越看越覺得她每一處都充滿了誘惑力,宋青書不由得暗暗吐槽,自己是吃素太久了么,怎么滿腦子胡思亂想?

    察覺到他的目光,金城公主光潤白膩的臉蛋上透出一股淡淡的紅暈,有些不自然地將臉轉向另一邊。

    “谷姑娘,你們無雙城離大宋有萬里之遙,你們是怎么認識的呢?”金城公主借此掩飾心中的尷尬。

    谷姿仙唇角微微上揚,仿佛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是這樣的,當初我們被蒙古人襲擊,幸好碰到了……”將遇襲、碰到大宋使團“相救”的事情娓娓道來。

    宋青書一開始嚇了一跳,待聽她沒有泄露自己身份,方才長舒了一口氣。

    “蒙古人還真是咄咄逼人。”金城公主聽得興致勃勃,不停地追問一些細節,谷姿仙

    也耐心地回答她的問題。

    看著金城公主興奮的樣子,宋青書回憶起剛剛第一眼看到她時覺得她眼神中透露出幾絲灰敗之意,如今整個人卻神采飛揚,仿佛之前就是一只被豢養的金絲雀,美麗卻沒有自由,對外面的世界充滿著好奇。

    一路聽著這些故事,不知不覺馬車已經到達了南宋行館外面。

    得知吐蕃王妃前來,使館中眾人急急忙忙迎了出來,剛好看到宋青書從她馬車中下來的情形。

    薛寶釵嚇了一跳:“寶玉,你怎么跑到王妃的車上去了,快快下來。”吐蕃王妃的身份特殊,還是大宋唯一和親的公主,如今賈家已經風搖雨墜,皇室只是顧全大局才沒有動他們,若是被人趁機參上一本,賈寶玉可就麻煩了。

    “沒事,是我喊他上來的。”金城公主在侍女的攙扶下下了馬車,溫柔一笑,讓人如沐春風。

    “見過王妃。”一群人急忙向她行禮,黃衫女看著她,神情有些激動。

    “不必多禮,大家還是喊我公主吧,聽著親切些。”見到故鄉的舊人,金城公主自然不想再以番邦的身份稱呼。

    之前宋朝的公主叫帝姬,實際上是宋徽宗個人作妖,將傳承已久的公主稱號改為帝姬而已,沒過多久,就發生了靖康之恥,當時人都有些迷信,總覺得帝姬這稱呼有些不吉利,所以很自然地又改回了公主。

    “你是瓔珞吧?”扶住黃衫女,金城公主柔聲問道,之前在馬車上她已經從宋青書的口中得知。

    “嗯。”看到親人,黃衫女不由得倍感欣慰。

    金城公主并非她親姐妹,原本是一個王爺的女兒,后來因為和親由郡主被加封為公主,真算起來對方輩分還是她的姑姑,只不過雙方年紀差距并不太大。

    畢竟血脈想通,一個很小的時候受盡驚險磨難,一個年紀輕輕遠嫁異國他鄉,這一相見真是瞬間有了共鳴,一副執手相看淚眼的模樣。

    兩人很快向內室走去,她們各自都有一肚子話想說。

    “雙-修公主!”薛蟠等人自然沒辦法跟過去,正覺

    得無聊之際,忽然注意到了谷姿仙,不由得轉憂為喜。

    “薛公子。”雙-修公主微微點了點頭,這段時間她探查了不少關于恩公的情報,賈寶玉和薛蟠是死黨這個并不難查,她不清楚恩公實際上和薛蟠交情如何,擔心兩人真的關系不淺,所以不想得罪恩公的朋友。

    聽到她的語氣前所未有的柔和,薛蟠差點沒樂瘋過去:“她對我笑了,她竟然對我笑了,她是不是對我有意思?最終為我的英明神武所吸引?不過雙方的身份是個問題,如果要娶她不知道我爹會不會同意?但她好歹是個公主嘛,也不算辱沒了我們薛家門楣?……”

    這一瞬間,他腦海中閃過了無數的念頭,甚至連雙方第一個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看到他的豬哥相,宋青書不由得一臉無語,心想你好歹也是個頂級世家公子,用得著這樣么。

    谷姿仙也被薛蟠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地縮到了宋青書身后。

    “公主這次來這邊所謂何事啊?”薛蟠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熱情地問道。

    谷姿仙下意識地指了指宋青書:“我來找他的。”

    “呃~”薛蟠的笑容瞬間僵硬在了臉上,不由得將宋青書拉到一旁,惡狠狠地說道,“你這么騷,我妹知道么?”

    宋青書心虛地往旁邊看了一眼,幸好薛寶釵跟著黃衫女她們進屋了,不然更不好解釋:“咳咳,不是你想的那樣。”

    “人家都這么主動來找你了,還能是怎樣啊。”薛蟠覺得心在滴血。

    宋青書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于是將皮球提給了谷姿仙:“你找我是為了什么事?”

    谷姿仙不是笨人,從兩人的反應就看出自己給恩公帶來麻煩了,不過她反應也快,馬上說道:“我聽聞恩……賈公子負責調查高麗兇案,正好我得到了線索,看能不能幫到他。”

    聽到他這樣說,薛蟠這才轉憂為喜:“到底是什么線索啊?”

    谷姿仙搖了搖頭:“為了不影響兇案調查,我只能告訴賈公子一人。”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