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2218章 底牌
    臺下的王保保顯然也有同樣的想法,高聲說道:“旭烈兀,如今你已經成廢人一個,還逞什么強啊,趕快投降認輸吧。”

    這些年旭烈兀在西征途中所向無敵,在軍中威望如日中天,如果這次主動不戰而降,對他的聲望打擊是毀滅性的。

    “你就這么肯定我要輸?”旭烈兀冷笑道。

    王保保哼了一聲:“這位白……公子一身武功哪怕是你巔峰時也未必打得過他,如今你連站都站不起來,拿什么跟他打?”

    旭烈兀淡淡地說道:“站著有站著的打法,坐著有坐著的打法,不勞閣下操心。”

    擂臺上的單玉如忍不住輕笑起來:“王爺鎮定的氣度倒是讓人很佩服,若是換作其他時候,說不定我會自愿和你坐著打,不過今天關系著娶公主的大事,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你隨意。”旭烈兀淡淡地說道。

    看到他如此淡定臺下的宋青書不禁有些奇怪,旭烈兀這是故作從容還是真有什么后手?

    “既然如此,那得罪了。”單玉如也有些忌憚他的反應,一開始出手便是虛招,誰知道對方紋絲不動,以至于弄得她一個人在那里跳來跳去像耍猴的一樣。

    單玉如心中著惱,心想自己真是太過謹慎了,旭烈兀就算沒受傷武功和我也不過伯仲之間,生死相搏自己依靠陰癸派的魔功多半還是獲勝的一方,如今對方雙腿已斷坐在輪椅上,對我還有什么威脅可言?

    想清楚這一切,她便嬌叱一聲,直接中路長驅而入,她這次不僅要勝,還要勝的漂亮,讓旭烈兀顏面掃地,要知道阿里不哥和旭烈兀、忽必烈素來不睦,若是能當著天下英雄的面折了旭烈兀面子,阿里不哥肯定會極為高興,天命教的地位也水漲船高。

    忽然她見旭烈兀從懷里掏出一個黑乎乎的管子,她心中一愣:“暗器么?”身為天命教的教主,江湖中的暗器絕大多數都沒被她放在眼里,不過不知道為何,眼前這個黑乎乎的管子讓她心中升起了強烈的危機感。

    她腰肢一扭,急忙往旁邊躲去,這時候旭烈兀手中的管子火光一閃,場中眾人只聽到一聲巨響,然后單玉如慘叫一聲,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半邊衣襟已經被鮮血染紅。

    “這到底是什么暗器?”場中眾人紛紛大駭,竟然有如此威力,唐門的暴雨梨花針也不外如是吧?

    “火槍!”宋青書瞳孔一縮,其他人不認識,他又豈會不認識?其實清朝那里也有火槍,當年韋小寶手里就有一支,不過這個年代的火槍裝彈慢、射程近、精度低,戰場上優勢并沒有顯著高于弓箭,所以應用并不廣泛,更多只是少數頂級權貴的玩物。

    旭烈兀征服西域諸國,手里有火槍很正常,平日里沒什么大用,但忽然拿出來近距離對付沒有防備的高手,效果是真的好,難怪他腿斷了還這么有底氣。

    當然這個年代的頂尖高手,只要提前有了防備,要躲過火槍并不困難,畢竟這個年代的火槍還做不到連發。

    王保保大怒地站了起來:“旭烈兀,你竟然用暗器?”

    旭烈兀吹了吹槍管的硝煙,冷笑道:“這次打擂有說過不能用暗器的么?前幾天七青門那位暗器高手可是還得到了各位的贊嘆。”他本來武功高強,麾下高手如云,也瞧不上火槍的,但那晚被那個神秘人殺怕了,無奈之下把西邊得來的戰利品找了出來防身。

    王保保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知道這事也不占理,只好哼了一聲,怒氣沖沖地坐了下來。

    單玉如戰戰巍巍爬了起來,她的右邊身子一大片已經被鮮血染紅,此時臉上慘白無比:“王爺今日之賜,我一定銘記于心。”說完也不待擂臺上裁判宣布勝負,直接一個縱躍消失在了遠處。

    宋青書看得清楚,幸好剛才單玉如關鍵時刻閃避開了要害,否則現在恐怕已經命喪當場了,不過她受了這么重的傷,恐怕情況也不容樂觀。

    臺上的旭烈兀望著單玉如消失的背影,神情也很冷峻,給臺下的手下使了個眼色,那人點了點頭,也悄悄退出了校場。

    薛蟠忍不住感慨道:“早知道我也弄把火槍來,昨天說不定還能一槍斃了那個東瀛鬼子。”

    一旁的薛寶釵打消了他的念頭:“火槍填裝繁瑣,射程又近,面對高手幾乎無用,旭烈兀之所以能打中那人,一是對方事前沒有料到會有這番變故,二是旭烈兀本身就是個高手,雖然腳受了傷,但手上動作依然夠快,哪怕是這樣,那個白玉環電光石火之際硬生生避開了要害,換做是你,絕對傷不到她。”

    薛蟠這才悻悻然打消了念頭。

    旁邊的呂師圣順勢說道:“我昨天就隱隱有種危機感,預感若是真和他打多半兇多吉少,今天一看果然如此。”

    旁邊的人紛紛附和,稱贊他眼光獨到,見他成功洗白,薛蟠愈發不爽了。

    第二場是葛爾丹對陣東瀛劍豪宮本武藏,這個世界葛爾丹的武功比《鹿鼎記》里還是強了不少,但也算不得什么頂尖高手,和宮本武藏一戰沒什么懸念,很快就敗北了。

    葛爾丹倒是不在意,他擅長的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沖鋒陷陣本來就不是他擅長的,此番來西夏目的已經達到,輸給一個東瀛高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

    相比校場中其他人的失望是因為看到中原這邊的高手不敵東瀛,佐佐木小次郎的失望才是純武學上的,他沒料到葛爾丹的武功竟然還不足以引得宮本武藏拔出他第二把刀。

    其他人不了解也就罷了,同為東瀛著名劍豪,互相視為一生之敵的佐佐木很清楚宮本武藏的壓箱絕技是二天一流,即雙刀刀法,雙刀一陰一陽,合起來威力倍增,一直以來他都沒有見過對方使用真正的“二天一流”,就如同宮本武藏也沒有見過他的“燕返”一樣。

    佐佐木遺憾之際,裁判已經宣布了第三場比試,吐蕃宗贊王子對陣大理世子段譽。

    宗贊大搖大擺上了擂臺,可大理世子段譽卻一直沒有出現,大理方面朱丹臣只好出來說道:“我們世子被奸人所擄,今天恐怕是來不了了。”

    宗贊一陣不爽:“你們世子不見了,你瞪我干什么?說不定他正在哪兒眠花宿柳呢。”

    朱丹臣冷聲道:“敢問貴國國師鳩摩智如今身在何處?”

    宗贊答道:“國師正在閉關練功,今天就不來了。”

    一旁的金城公主這時柔聲開口道:“朱護衛請放心,你們世子一定會平安歸來的。”她如今畢竟是吐蕃的王妃,話也只能說到這個份上了。

    朱丹臣想到之前木婉清說的話,此時也只能相信對方了。

    宗贊不戰而勝,裁判宣布第三場比試,南宋賈寶玉對金國小王爺。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