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大先知金庸
    第二十三章大先知金庸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嫂嫂水晶兒一般的人物,慕容公子熱情一點也不奇怪呀。”宋青書轉頭調笑道。

    “叔叔~”胡夫人嗔怪一聲,聲音又嬌又膩,聽得宋青書骨頭都酥了,“你又說笑了,我這蒲柳之姿,那位王姑娘可比好看得多,慕容公子怎么會像你說的……說的那樣。”

    “在我心中,嫂嫂可比王姑娘好看多了。”宋青書見胡夫人秀眉一挑,將要發作,連忙轉移話題,“估計慕容公子是打闖王寶藏的主意呢。”

    “叔叔也知道闖王寶藏?”胡夫人一驚,這是她心中最大的秘密,。

    “嫂嫂忘了我可是號稱江湖百曉生的,這個江湖的大事,真的很少有我不知道的。”宋青書故作神秘一笑。

    “叔叔是不是也打過闖王寶藏的主意?”胡夫人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一時間懷疑起來對方接近自己的真實目的。

    “當然!”宋青書的回答讓胡夫人心中一寒,“他日這筆寶藏我可有大用。”

    注意到胡夫人臉色難看,心知她此刻的想法,宋青書笑道:“嫂嫂莫要擔心,我們相遇真是偶然。而且我本就知道寶藏所在,嫂嫂大可不必擔心我別有目的。”

    “你知道寶藏所在?”胡夫人驚呼道,“這不可能。”

    很難得看到一向低音淺笑的胡夫人表情這么精彩,宋青書狠狠打量了一眼,似笑非笑地說道:“都說了我是江湖百曉生,雖然具體地點還不清楚,但大致方向我還是知道的,到了那里我應該能找出來。怎么,嫂嫂是不是打算殺了我滅口啊。”

    胡夫人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都不知道你年紀輕輕,怎么知道這么多。”

    “我小時候有一天遇到一個云游道人,他見我骨骼驚奇,見識不凡……就忍不住跟我聊了起來,”,搖搖頭繼續說道,“他還說自己是神仙,很多故事都是他講給我聽的,讓我好好記住。”

    胡夫人一副明顯不信的樣子,追問道:“他有沒有說自己叫什么名字?”

    “他啊,好像叫什么金庸。”宋青書神色有些詭異。

    “金庸?”胡夫人仔細思索了一番,“江湖中從來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她還以為宋青書不愿意說實話,一時間也不好再追問下去。

    “湘中這么大,我們先去哪里?”胡夫人不欲繼續說闖王寶藏,也頭疼宋青書為什么會知道,只好顧左右而言其他。

    “自然是荊州!”宋青書胸有成竹地說道。

    有前面第二十三章大先知金庸

    幾次的經驗,胡夫人打心底就相信宋青書的判斷,也不再說什么,兩人一路風塵仆仆來到了荊州,宋青書一直思索著該怎么尋找神照經。

    “首先必須要知道現在《連城訣》的劇情發展到哪兒了。”宋青書仔細想了想,判斷的方法就是看荊州的大牢里有沒有丁典,有的話關了幾年。

    當宋青書將一探荊州大牢的想法跟胡夫人說了過后,胡夫人面露為難之色:“叔叔,你恐怕有所不知。如今蒙古和宋國相持在襄陽一線,荊州關系著襄陽城的后勤命脈,乃軍事重鎮,附近駐軍不下十萬。荊州府的大牢恐怕不是這么好闖的。”

    這下輪到宋青書愕然了,在他印象中,小說里的那些武林高手,別說一個牢房了,皇宮都來去自如,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這么回事啊。

    “我們還是去看看吧,萬一防守沒想象中那么嚴呢。”宋青書不死心地慫恿著。

    胡夫人磨不過他,只好答應:“好吧,不過叔叔要答應我,到時候不要沖動,如今你身子不大好,真發生什么事,我恐怕保護不了你。”

    “曉得曉得,我又不是傻瓜。”宋青書的頭點得如小雞啄米一般。

    兩人一路探尋荊州府大牢而去,遠遠打量一番,兩人盡皆色變,只見到處都是巡邏的士卒,守衛森嚴無比。

    胡夫人心中掛念著宋青書的傷勢,聽他說這里面有個人知曉神照經的下落,暗自拿定主意,回過頭來對宋青書說道:“叔叔在這里稍呆片刻,我去查探一番。”

    兩人現在相隔極近,聞著身旁佳人身上傳過來的淡淡幽香,宋青書心中一蕩,連忙說道:“嫂嫂不可冒險!”

    “沒事,我只是去查探一番而已。”胡夫人回過頭來嫵媚一笑,轉眼間就有如一縷輕煙一般往大牢靠近。

    宋青書被那一瞬間展現出來的笑容迷得有些神魂顛倒,心想自己這是怎么了,自己也是見慣了美女的人啊,怎么現在對方一顰一笑都能勾動自己心神?

    胡夫人身輕如燕,每次都算好巡邏士兵之間的間隙一步步接近,很快宋青書就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古墓派的輕功果然非同一般。”宋青書暗自感嘆一番,沒過多久,一陣衣袂破空之聲響起,胡夫人已經回到了他身邊。

    “如何?”見她臉色難看,宋青書心知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只見胡夫人秀美的臉龐上,隱隱露出一絲憂色:“我剛才仔細探查了一番,大牢外網防線還好說,不過大牢本身設計得只有一個入口,整個牢房都隱在地下,恐怕就是用來防范我們這些高來第二十三章大先知金庸

    高去的武林人士的。入口處守衛森嚴,除非硬闖,不然是沒辦法進去的。”

    宋青書明白硬闖是不現實的,如今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世界,官府不像小說中那么沒存在感,而且荊州府是軍事重鎮,平日里防范森嚴,要是大牢出了事情,附近駐軍隨時可以趕過來幫忙。胡夫人的武功雖然不弱,不過想硬闖大牢救個人出來,還是不可能。

    可是不進牢房就不知道丁典在不在,也不知道連城訣的劇情發展到哪一步了啊……

    “等等,如果只是要知道劇情發展,倒也未必要從大牢入手。”宋青書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拉著胡夫人轉身就走。

    胡夫人一陣惱怒,心想叔叔這個人怎么老愛動手動腳的。幸虧這么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她早已明白宋青書行為異于常人,對這些男女之防似乎并沒有什么概念,再加上幾次共患難下來,胡夫人也清楚他這只是發乎自然的動作,沒有其他邪念,也就任由他拉住自己的皓腕沒有發作。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第二十四章尷尬的梁上君子

    來到一座氣派的府邸前,宋青書終于停了下來。

    “聽說這個萬家是荊州的大戶,叔叔到這兒來作什么?”胡夫人不動聲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著宋青書問道。

    “嫂嫂,今日我們夜探萬府。”宋青書眼睛放著精光,心中得意地想到,只要知道戚芳如今有沒有成為萬家少奶奶,一切不就清楚了?

    “半夜三更跑到人家家里不太好吧。”此刻胡夫人抓著宋青書肩膀,兩人伏在一間臥室梁上,胡夫人有些尷尬地說道。

    “這個姓萬的我了解,武功雖不咋地,但一肚子壞水,現在他們在明,我們在暗。要是我們正大光明拜訪,反而成了敵暗我明,想著時時刻刻被對方算計,那滋味可不好受。”宋青書理直氣壯地說道,毫無心理壓力,只是身子有意無意間往佳人身上靠過去。

    胡夫人伸出一根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宋青書腰間,使他不能再前進分毫:“噤聲,有人來了。”

    宋青書也低頭看去,只見一男一女走了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嘴上一撇胡子更添成熟氣息,女的一副少奶奶打扮,好一個柔弱美貌的小婦人!宋青書暗自贊嘆,其實對方身形矯健,身子骨倒也未必柔弱,只是那張嬌怯怯的氣質讓人下意識覺得柔弱。

    一直以來的疑惑有了答案,宋青書暗嘆一聲,看來戚芳已經嫁給了萬圭了,那狄云恐怕也正在牢里陪著丁典受苦呢。

    接下來的劇情讓兩人大敢尷尬,原來這對小夫妻一回到房中,萬圭就開始動手動腳,……

    胡夫人暗啐一口,回過頭去,見宋青書看得津津有味,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本想帶宋青書離去,但勢必要驚動下面兩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宋青書腰間一陣疼痛,回過頭看見胡夫人粉臉含煞地看著自己,見她口型似乎是警告自己“不準看!”只好戀戀不舍地轉過頭來。

    一時間房間里安靜下來,只剩下下面兩人的聲音,胡夫人和宋青書在房梁更是尷尬,想到自己跟另一個男人在這里聽人家夫妻之事,胡夫人腸子都悔青了。

    宋青書卻不同,雖然不能看下面的活電影,但是看著身旁的佳人輕嗔薄怒,紅暈生頰,實在是一件心曠神怡的事情。

    “萬震山,給我滾出來!”可惜天不遂愿,外面突然傳來激烈的打斗聲音,萬圭和戚芳也顧不得親熱,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胡夫人暗舒了一口氣,趁機抓著宋青書就飛了出去。

    “等等,我們看看是哪路豪杰來找萬震山茬子,說不定跟我們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