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兩個小淫賊
    第五十一章兩個小淫賊

    以寶象為首的血刀門二代弟子,武功絲毫不弱,原著中丁典都自忖跟他們幾個硬碰硬要吃虧,特意采取偷襲的戰術才取得了勝利。

    宋青書絲毫不敢大意,內力一震之下,木劍從后背飛了出來,還伴隨著一絲龍吟。

    寶象等人被嚇了一大跳,宋青書趁他們失神之際,腳踩七星,只留下一席殘影,“啪啪啪!”幾聲清脆的響聲過后,寶象等人只覺手腕劇痛,手中血刀紛紛落于地上,駭然抬頭望去,宋青書已經回到了原地,木劍已經再次收入鞘中。

    原來宋青書身為現代人,一時還不習慣多傷人命,剛才只是用劍身拍中了幾人手腕上的穴道,讓他們短時間內都無法恢復戰力。

    “奶奶個熊!”血刀老祖被唬了一跳,“這小兔崽子武功比老祖爺爺高啊,這下可不好辦了。”

    一旁的韋小寶更是看傻了眼,渾身狂震:“這才是高手啊,要是有他撐腰,什么太后老妖婆,什么神龍洪教主,什么澄觀老師侄……算個屁啊。”

    宋青書非常滿意韋小寶的反應,因為他本來就打算借一下韋小寶的勢,自然需要讓他對自己的實力感到震撼。

    血刀老祖卻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自己此行志在必得,可是對方武功又明明比自己高,低頭看到眾弟子期待的眼神,心中一驚:“要是此次不戰而退,爺爺的威望肯定大損,這些白眼狼指不定要打什么主意。”

    打定主意,血刀老祖腳尖一捅,幾塊瓦片飛速地擊向一旁看戲的韋小寶,聽那破風聲,要是被打中,哪怕韋小寶有寶甲護體,不死也得重傷。

    宋青書一驚,韋小寶如今對他有大用,他可不能讓他有什么損傷,連忙運氣自丹田至肩背諸穴,氣走陰蹺脈陰維脈,雙手探出,使出降龍十八掌里的“雙龍取水”,隔空將飛射而去的瓦片硬生生吸了過來。

    “這小子內力真是駭人。”血刀老祖念頭一閃而過,趁宋青書救韋小寶之際,一個飛躍,揮舞著手中血刀硬生生劈向一旁無法動彈的水笙。

    場中諸人都以為他會趁機刺殺韋小寶,誰知道他反而以這么狠辣的一刀劈向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

    宋青書也是大驚失色,連忙運功高高躍起,一招飛龍在天擊向血刀老祖后背。

    血刀老祖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的微笑,原來他攻向水笙這一刀看似兇狠,其實卻留了九分力道,他算準宋青書這樣一個少年郎肯定不忍心一個漂亮的少女被劈成兩瓣,肯定會急忙過來相救,倉促間的運功產生的破綻卻讓血刀老祖有機可乘。

    手腕一翻,手中第五十一章兩個小淫賊

    血刀自下而上往后撩去,宋青書嚇得肝膽俱裂,他看血刀老祖劈向水笙那一刀又快又急,生怕救援不及,催動了全力偷襲血刀老祖背后,本以為他只有向左右翻身躲避一途,哪知道他早就留好了力道等著自己送上門,這反手一刀瞬間就到了自己小腹下方。

    連忙使出梯云縱,讓身形在不可能之中憑空橫移數尺,躲過了這斷子絕孫的一刀,直到他雙腳落于實地,兩腿間都還涼颼颼的,心中慶幸不已,“差點被逼得去練辟邪劍法了。”

    血刀老祖暗叫可惜,這么大好的機會都沒傷得了他,看著遠處趕來的大宋官兵,心知今日之事已不可為,回身一笑:“閣下好武功,下次有機會再一決高下。”說完就運起輕功,往遠處飛去。

    血刀眾僧跟著逃去,一邊逃跑一邊心中佩服不已,自己師傅居然能跟這個人拼個平手,甚至還占了一絲上風……

    宋青書暗惱自己實戰經驗還是太差了,這個血刀老祖果然名不虛傳。目送血刀老祖身影越來越遠,他可不愿意追上去,要是將血刀老祖逼急了,以死相拼,自己真還有幾分忌憚。

    “小寶謝過這位高山流水大俠救命之恩。”韋小寶隨便應付完前來噓寒問暖的宋國官員,連忙屁顛屁顛跑到了宋青書跟前。

    “何以這樣叫我。”宋青書面色極為古怪。

    “大俠武功之高就猶如高山一般高,三拳兩腳就打得血刀門人落花流水,這不是高山流水大俠又是什么。”韋小寶一頓馬屁貼了上來。

    宋青書被他弄得哭笑不得,雖然明知道他滿嘴假話,平日最討厭阿諛奉承之徒,不過當對方阿諛奉承的是自己,聽著的感覺……似乎還不錯~

    “我不是什么高山流水大俠,我姓宋,名青書。”被他捧得有些飄飄然,宋青書連忙收斂心神,明知故問道,“不知道閣下叫什么名字?”

    “哦,原來大俠問我尊姓大名啊,”韋小寶這么多年,文化一點長進都沒有,聽得一旁的水笙暗自呸了一口,“我尊姓韋,大名小寶。”

    “原來是力擒鰲拜的大清國第一勇士韋大人,今日一見,果然少年英雄。”宋青書做出一副驚訝敬佩的表情。

    宋青書拍的馬屁實在是不入流,韋小寶這么多年沒聽過一千次,也聽過八百次了。

    這話其他人說了了韋小寶原本也不會放在心上,不過由眼前這個超級高手嘴里說出來,效果卻是大大的不同,聽得韋小寶心花怒放,頓時越看宋青書越是順眼。

    拒絕了宋國官兵的護送,韋小寶盛情邀請宋青書到前面的雨花閣喝酒,宋第五十一章兩個小淫賊

    青書假裝推辭不過,半推半就就跟著一行人來到了雨花閣。

    甫一入座,只聽到一個女聲充滿厭惡道:“一丘之貉!”原來水笙也被韋小寶的手下帶了過來,為了面上好看,解開了她身上的束縛,當然還是點了她的穴道,如今她除了能自己坐在酒桌旁,渾身提不起半點力氣。

    “這位姑娘是?”宋青書假裝不知地問道。

    韋小寶嘿嘿笑道:“剛才這個女子意圖行刺本官,聯系到血刀門那些人后來的動作,本官懷疑她是蒙古派來擾亂我們視線的探子。”

    “無恥!”水笙氣得說不出話來。

    “是么?”宋青書似笑非笑,“蒙古國派這么漂亮的一個小妞過來,有點暴殄天物啊。”

    席上眾人頓時哄堂大笑,笑聲中充滿猥褻的意味。

    “淫賊!”水笙狠狠瞪了宋青書一眼,本來還有些感激宋青書剛才救了自己一命,但見他在席上跟韋小寶稱兄道弟,所有的好感頓時煙消云散。

    這下宋青書可不干了,端著一杯酒坐到了水笙身邊,古怪地笑了兩聲:“美人兒,你口口聲聲喊我淫賊,我什么時候淫過你啦?還是說你已經迫不及待想被我淫?”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第五十二章千金變丫鬟

    “呸!滿口污言穢語,還說不是淫賊。”水笙一口唾沫呸了過去,宋青書一下子就閃身躲了過去,“這么著急讓我品嘗你的香津啊?來,先喝了這杯酒再說。”說完一點水笙下巴,趁她張口之際將手中一杯酒盡數灌了進去。

    一旁的韋小寶看得眉飛色舞,心中尋思:“不怕你沒愛好,就怕你沒愛好!如今看來他挺喜歡美色的,這就好辦了。”

    “宋大哥,你我一見如故,要不結拜為兄弟吧?”韋小寶跟宋青書越聊越投機,張口就祭出了自己拉攏人的慣用伎倆。

    “這……”宋青書猶豫了一下,韋小寶還以為他不答應,哪知道宋青書話鋒一轉,“韋爵爺位極人臣,卻能與我一介草民以兄弟相稱,足見胸襟氣魄,宋某又怎敢推辭呢?”

    韋小寶心中大喜,康熙前段時間讓他招攬江湖中的高手,這次機緣巧合碰到了宋青書,既然結為兄弟,哪還怕他不幫忙?

    連忙起身拉過宋青書,問清了他的年齡,連忙起誓道:“我韋小寶,今日與宋青書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宋青書見他竟然沒在誓言中投機取巧,也跟著念了一遍:“我宋青書,今日與韋小寶結為異性兄弟,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韋小寶與人結拜向來偷奸耍滑,不過這次怕對方聽出什么破綻而導致心生不滿,影響兩人關系,原來如今康熙急需江湖中武功高強之士,韋小寶好不容易才找到宋青書,巴不得回去向康熙好好炫耀一番,哪愿意因為一些細節而得罪了他,再說了,有這么一個武功高強的大哥,怎么算自己都不吃虧。

    當然他也不是沒動心眼,他沒敢在誓言中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之類的,“你在江湖中跟人好勇斗狠,肯定比我先死,我可不會吃虧……”念頭一閃而過,韋小寶又堆起笑容和宋青書聊了起來。

    這樣一來也符合宋青書心意,“韋小寶成天沉迷酒色,我卻修煉玄門正宗內功,他注定比我死得早……”

    “宋大哥,我看你剛才對這個女人挺感興趣的,這樣吧,作弟弟的也沒什么其他禮物,就將她送給大哥了吧。”韋小寶雖然有些心疼,不過他拉攏人向來大方,水笙雖然漂亮,但還沒到讓他著迷的程度,如果是花布美人兒什么的,他肯定是不會割愛的啦。

    “狗官,你不得好死!”水笙一聽頓時激動地罵道。

    “哦,”宋青書挑了挑眉毛,用嫌棄的眼光看了水笙一眼,“多謝韋兄弟了,只是這婆娘脾氣不太好,當小妾肯定是不行的啦,哎,我就勉強收下她當個做粗活的丫頭吧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