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康熙的算計
    第八十七章康熙的算計

    泰山一方的眾人慢慢也明白了發生了什么,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誰也說不出一句話來,現場簡直可以用死寂來形容。

    “金蛇王怎么可能死呢?”

    “盟主他明明神功蓋世......”

    袁承志隨行的幾個部下更是臉色灰白,一時間覺得天都塌了下來。

    看著東方不敗轉身正欲往山下走去,泰山眾人紛紛驚怒交加,可想到他表現出來那神鬼莫測的武功,又沒一人敢出言阻攔。

    最后還是方證出言問道:“閣下究竟是何人?”

    東方不敗身形頓了一頓,不置可否,紅影一閃,身形如同青煙一般漸漸消失在遠處,伴隨著一陣長笑傳來:“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看到泰山派眾人如喪考妣的臉色,宋青書上前說道:“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三戰兩勝,這次是你們輸了,根據約定,泰山派要接受朝廷的敕封。”

    泰山掌門天門道人神色茫然,下意識喃喃自語:“連金蛇王都死了,莫非泰山派真的要毀在我天門手里。”

    宋青書知道現在山上的人群情激奮,也不敢繼續過分刺激,萬一被對方群起而攻,宋青書也只有逃之夭夭了,雖然對方留不住他,但總歸有損自己英武的形象嘛。

    “明日會派使者上山來宣讀敕令,今日我們就先行告辭。”宋青書說完就招呼鳩摩智和多隆徑直走下山去。

    “什么!袁大頭死了?”聽到山上的戰況,韋小寶驚喜交加的站了起來,來回踱步,心中尋思:如今袁承志一死,金蛇營必然群龍無首,自己此時帶領大軍攻過去,對方肯定被打得屁滾尿流。我韋小寶立下如此蓋世奇功,小玄子會賞我什么呢?伯爵肯定是保底得了,封候也不是不可能啊……

    打定主意,韋小寶立即站起來:“通知驍騎營的兄弟們,立即整裝出發,目標是駐扎在三十里之外的金蛇營反賊。”

    多隆臉色古怪,突然站起來說:“皇上有口諭,韋小寶接旨。”

    “他爺爺的,小玄子玩的什么把戲?”韋小寶不由得一驚,連忙跪下來接旨。

    “小桂子你聽著,一旦東方教主出現,你立刻帶著驍騎營兵馬給我滾回來,不許打其他念頭,如果貪功冒進,到時候就滾去守寧古塔。”想起臨行前康熙暗中交代自己的口諭,多隆臉皮不由得抽了抽。

    韋小寶心中卻不以為然,覺得這種天賜良機,不乘勝追擊實在是太可惜了,開口說道:“戲里說得好,那個什么將在外,君命有所第八十七章康熙的算計

    不……惜,我們……”

    宋青書開口制止道:“韋兄弟,聽皇上的口諭,他似乎早就料到了今天的情況,而且口諭中措辭如此嚴厲,韋兄弟還是不要以身犯險。”

    韋小寶悚然一驚,心想小玄子向來高深莫測,智謀比諸葛還亮,自己真實豬油蒙了心,幸好幸好……

    “多謝宋大哥提醒。”韋小寶剛才也只是一時利令智昏,很快清醒過來,“通知驍騎營的兄弟,我們馬上啟程回京。”

    ……

    三日過后,燕京紫禁城御書房中。

    “皇上,這次微臣幸不辱命,將我大清治下武林徹底整頓了一番,眾門派紛紛歸順朝廷。”韋小寶一看到康熙,連忙有意無意地表著功。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辛苦了。”康熙云淡風輕地答了一句,繼續看著他的奏章。

    韋小寶一怔,心想這個時候小玄子應該大肆嘉獎我才對啊,估摸著是力道不夠,連忙涎著臉說道:“啟稟皇上,這次我們還擊斃了大反賊袁承志。”

    “哦?”康熙神色一動,終于放下奏章,抬頭看著韋小寶,似笑非笑地說道,“明明是朕派東方教主潛伏在暗處,擊殺了袁承志,怎么成了你的功勞了?”

    “哎呀糟糕!搶功勞搶到小玄子頭上去了。”韋小寶心中咯噔一下,幸好他一向機靈善變,立馬豎起了大拇指:“皇上果然高深莫測,料到我們會出紕漏,所以早就派了東方教主暗中相助。”

    “小寶,難道到了現在你還以為朕是想整頓什么武林?”康熙語氣中難掩得意之色。

    “莫非……”韋小寶神色迷惑,宋青書也心中一動,驚訝地看了康熙一眼。

    “不錯,區區一個江湖,哪會放在朕的眼中?朕的目標一直都是袁承志和他的金蛇營,朕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派你們大張旗鼓掃蕩整個武林,就是算準你們一路推進到山東境內,山東各門派肯定會向袁承志求助。”康熙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芒,繼續說道,“朕派東方教主潛藏于暗處,一旦袁承志被引出了大本營,就找機會擊殺他,除掉我大清一個心腹大患。”

    “這次奴才對皇上的景仰真的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而不可收拾,”韋小寶一副驚訝的合不攏嘴的樣子讓康熙很受用,“那之前對付其他幾個省份的武林純粹是為了迷惑袁大頭?”

    “不錯,”康熙點點頭,“我要是直接派你們到山東,肯定會引起袁承志的懷疑,他說不定就沒這么容易上當。當他看到你們清剿其他各省份門派,就真以為朕是要整頓武第八十七章康熙的算計

    林,哈哈哈哈……”

    “不知道皇上為什么特意下令阻止我們乘勝追擊,消滅金蛇營呢?”宋青書問出了一個一直迷惑不解的問題,雖然自己更樂意看到這種情況,但康熙此舉必有深意,自己還是早做防備為好。

    “據探子回報,最近一年來金蛇營各個頭領紛紛心懷不軌,要不是有袁承志的威望壓制,恐怕早已陷入內訌。如今袁承志一死,他們為了爭當首領,必有一番腥風血雨,如果你們此時去進攻,說不定反而迫使他們抱成一團,放下成見一致對外,那反而誤事了。”康熙看了宋青書一眼,淡淡一笑。

    “皇上果然高明,這樣我們等到他們狗咬狗,死傷慘重的時候,再當那個漁夫……”耳邊又傳來韋小寶的溜須拍馬之聲,宋青書卻覺得背上一下子就滲出了一層冷汗。

    自己以前自以為熟知劇情,又是穿越眾,自然而然把這個世界的人物當成一種智能npc而已,現在才知道,這個世界上其實有不少才智絕頂之士,一不小心被人家賣了都還在替他數錢。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第八十八章寬衣解帶

    除掉了一個心腹大患,康熙龍顏大悅,當夜在宮中設宴,招待東方不敗,韋小寶以及宋青書一行人。

    席間鳩摩智突然起身向康熙告辭,康熙一愣,還以為他是羞愧難當,隨即寬慰道:“明王武功蓋世,眾所周知,一次失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必請辭呢?”

    鳩摩智雙手合十,恭敬地答道:“回稟皇上,貧僧并不是計較一時榮辱。只是貧僧的武功出了點岔子,個中疑惑,需要回吐蕃請教寧瑪寺前輩高人,還望皇上見諒。”

    宋青書也說道:“皇上,在下對明王的情況也略知一二,明王的確所言非虛。”

    “既然這樣,那朕也不為難國師了。等會朕會命人寫一份結盟國書,國師帶回去給吐蕃贊普,以結兩國之好。”康熙一愣,很快反應過來。

    “能與大清結盟,實乃我吐蕃大幸。”鳩摩智面露喜色,此行中原雖然算不上成功,但和滿清結了盟約,回去贊普定然滿意。

    “久聞寧瑪寺上代高僧蓮花生閉關數十年,一聲修為已接近鬼神之境。還望明王替本座傳個話,本座有空過后,定當前往寧瑪寺一行,領教蓮花大士的絕世神功。”坐在上首的東方不敗放下酒杯,淡淡說道。

    想到玉皇頂上他談笑間就擊殺了僅僅稍遜于自己的袁承志,鳩摩智不由得神色凝重地說道:“寧瑪寺必當掃榻相迎東方教主。”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不再理他,自斟自飲起來。

    瞅到他那一回頭的風情,宋青書心中一跳:娘希匹的,武功這么高,還長得這么美型,放到現代,妥妥地讓那些追星女瘋狂的節奏啊。

    接下來幾日,宋青書待在皇宮內都快悶出個鳥來。原來宴會過后第二天鳩摩智就啟程回吐蕃了,韋小寶也心急火燎回家抱老婆去了,東方不敗行蹤詭秘,也不知道在哪兒,只剩下宋青書這個一等侍衛,不得不留在宮里。

    “幸好康熙念在我是江湖中人,特別開恩不用應名點卯,不然每天在皇宮內轉圈巡邏,想想都丟穿越者的臉。”宋青書喃喃自語。

    按照康熙的意思,他平時沒什么固定事情需要做,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通知他。

    “哎,就像等著臨幸的小姐一樣,這種感覺真不爽。”宋青書推開窗戶,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

    “有刺客!”遠處傳來若有若無的聲音,要不是宋青書如今內力精深,恐怕還聽不到。

    “什么刺客這么傻,跑到慈寧宮花園那人煙罕至的地方去了?”宋青書同情地說道,不過想到自己反正也無聊著,就一個翻身躍出窗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