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誰采補了誰
    第二百三十七章誰采補了誰

    “運功時必須脫光受傷者全身衣服,不然隔著衣物真氣傳導不暢,稍有不慎,便功虧一簣。”宋青書神情頗為古怪。

    朱媺娖一雙美眸靜靜地盯著他,仿佛想看出他此時心中的想法,過了良久,輕輕嘆了一口氣:“我有點后悔救你了。”

    宋青書對她抱以歉意的眼神,靜靜地等著下文。

    果然沒過多久,朱媺娖略帶羞澀地說道:“那你等會兒把眼睛蒙起來。”她還有太多的事沒做,還有太多未完的心愿,雖然有著少女本能的羞澀,但是皇族的風范還是讓她很快調整好心情,平靜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可是蒙上眼睛也沒用啊。”宋青書搖了搖頭。

    “你不愿意蒙眼睛?”朱媺娖臉色微變。

    “不是,”宋青書苦笑道,“我是說我現在已經不會神照經了,上次被張無忌打下懸崖,導致體內陰陽失調,不得不重新練另外一種內功,已經將體內的神照真氣洗掉了。”

    朱媺娖只覺得胸口一窒,嘴角忍不出滲出一絲血跡,恨恨地看著他:“你故意逗我么?”

    “其實也不是,只是讓你有個慢慢適應的過程,免得你聽到真正救你的辦法會翻臉。”宋青書答道。

    “真正的方法,是什么?”朱媺娖好奇地看著他。

    “我重新修煉那種功法的名稱叫《歡喜禪功》,以九姑娘的見識,想必知道它的來歷。”宋青書也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門功夫說出來太丟人,更遑論在一個女人面前說出來。

    “歡喜禪?”朱媺娖果然色變,“那個采補的下流武功?”

    “糾正一下,《歡喜禪》的實質是一門雙修武功,而不是采補的武功,至于下流不下流,這個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反正我覺得挺不錯的。”說著說著宋青書就傻笑起來。

    “你和我說這個做什么?”朱媺娖偏過頭去,不想再聽他繼續說下去。

    “歡喜禪功極為神奇,練了這門武功后,新生的歡喜真氣居然將我體內之前的九陰真氣和神照真氣全部吞噬,因此也有了兩種武功的特性,自然也有神照經起身回生的功效,只是不能像神照經那樣通過體外運功療傷了。”宋青書答道。

    “那要怎么療傷?”朱媺娖心中已經猜到了幾分,依然有些不死心地問道。

    “雙修,”宋青書臉色有些尷尬,“只有通過雙修我才能將歡喜真氣注入你體內,徹底修復你所受的內傷。”

    朱媺娖并沒有預料之中那樣勃然色變,而只是淡淡地看著他:“你是不是故意想占我便宜?”第二百三十七章誰采補了誰

    宋青書正色道:“九姑娘你出身皇族,想必清楚以我現在的身份,根本不缺女人。我若是對九姑娘有意,自然會正大光明追求你,還不至于耍這么下作的手段,更何況你不僅是我的朋友,還數次救過我。”

    聽完了他的話,朱媺娖幽幽一嘆:“你讓我先想想吧。”

    “九姑娘,你如今的傷勢已經拖不得了,如果不及時救治,恐怕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了。”宋青書并沒有說謊,他能察覺到朱媺娖氣息越來越弱。

    “事關女兒家的名節,你讓我怎么快得起來。”朱媺娖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聞言宋青書也不再催促他,為了不影響她,靜靜地盤坐到地上閉目打坐起來。

    過了差不多一炷香時間,朱媺娖的聲音傳來:“你……你救我吧。”

    宋青書睜開眼睛,朱媺娖本來有些堅定的眼神開始躲閃起來,白皙的肌膚上也染上了一層嫣紅。

    看著床上靜靜躺著的佳人,宋青書暗嘆一聲,如果有選擇,自己也不想這么快推倒她,兩人之間的感情還很淡薄,今天自己這樣做,難免有趁人之危的嫌疑。

    “九姑娘,你身上的衣服是自己脫還是我幫你?”朱媺娖聽到宋青書的問話,心中恨不得一拳揍到他臉上,沒好氣地回道:“隨便你!”

    “那還是我來吧。”宋青書坐到床邊,似乎是感覺到自己伸出的手正慢慢往她脖頸處的衣襟靠近,朱媺娖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忍不住微微顫抖。

    “等等!”當宋青書的手指將將觸摸到她領口的時候,朱媺娖突然睜開眼睛。

    “嗯?”宋青書還以為她臨時反悔了,暗嘆一聲可惜,不過她如果不同意,自己也不可能強行要救她。

    “把我的眼睛蒙上。”朱媺娖開口說的話讓宋青書一愣。

    “為什么?”宋青書下意識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朱媺娖扭過頭去,不再看他。

    “那好吧。”宋青書眼神四處瞟了一下,最終落到了她腰間的絲帶上面。質地柔軟,寬度也恰好合適,便伸出手去牽住了上面蝴蝶結的線頭。

    伸過去的手被朱媺娖下意識地擋住了,宋青書明白她依然有些掙扎,只好幫她下定決心,將她的手撥到一邊,宋青書輕輕一扯,便將她的腰帶解了下來。

    朱媺娖渾身一僵,看著離自己雙眼越來越近的絲帶,嘆了一口氣,終于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因為失去了腰帶的束縛,朱媺娖身上的衣裙猶如荷花一樣,有漸漸綻開的趨勢,宋青書將手伸到了她衣領之中,觸摸到那第二百三十七章誰采補了誰

    幼滑的肌膚,明顯感覺對方身子一顫。

    不過到了這種地步,宋青書已經不打算做柳下惠了,手掌慢慢地在她圓潤的肩頭與精致的鎖骨之間移動,朱媺娖呼吸越來越急促,胸脯不斷起伏的樣子雖然極為誘人,但宋青書擔心她傷勢加劇,連忙將幾道歡喜真氣輸入她體內,朱媺娖的身子果然慢慢軟了下來。

    摟著她的后頸,宋青書小心地將朱媺娖扶了起來,雖然被絲巾遮住了眼睛,但是清麗之色不損分毫,瓊鼻櫻唇,臉上無一瑕疵,宋青書腦海中回顧之前碰到的那么多女人,長得最精致地恐怕非朱媺娖莫屬了。

    “你好香。”朱媺娖皺了皺瓊鼻,。

    看著她微微張翕的纖唇上閃耀著的濕潤光澤,宋青書只覺得喉頭一干,不顧一切地吻了過去。

    “唔唔……”朱媺娖猝不及防之下,牙關全線失守,被他長驅而入,剛開始下意識反抗了一下,但很快想到這終究是自己選擇,再加上那迷醉沁脾的香氣,朱媺娖精神一陣恍惚,由剛開始的躲閃到最后試探著回應起來。

    擔心她傷勢有變,宋青書決定盡快救她。所以一開始便催動十成歡喜真氣,那股刺激女人的氣息自然也愈發濃郁,朱媺娖的身子也越來越軟,聽到她鼻腔傳來的甜膩的哼聲,宋青書知道時機差不多了。

    雙手往下一滑,便分開了她身上的衣衫,露出猶如剛剝了殼的雞蛋一般白嫩的嬌軀,宋青書看得瞳孔一縮,顫巍巍地將嘴唇湊了過去。

    感受到身上男人的動作,朱媺娖心中泛起了絲絲異樣的感覺,羞澀之余暗中慶幸幸好蒙住了雙眼,不然這種情況太難堪了。

    不知過了多久,朱媺娖覺得身前一股大力傳來,下意識往床上倒去,還沒反應過來,一具沉重堅硬的身體便壓了上來。

    雖然并未經驗,但女人的天性讓朱媺娖知道到已經到了最關鍵的一步,身體變得極為緊張。

    不過男人的手段顯然極為高明,經過他大手的觸摸,沒過多久朱媺娖便覺得自己的身子已經做好了接納一切的準備,當那刻骨銘心的刺痛感傳來的時候,朱媺娖口中喃喃念道:“袁大哥……”

    朱媺娖讓宋青書蒙上自己雙眼,雖然很大程度是因為羞澀,但還有一個說不出口的理由,她并不愿意將清白之身交給一個相對陌生的男人,只好靠蒙著雙眼,將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幻想成昔日的戀人。

    腦中的幻想經過鼻尖那股異香徹底放大,到了后來朱媺娖已經分不清真實與虛幻,一開始死死抓著床單的雙手也放松下來,不知不覺第二百三十七章誰采補了誰

    纏繞上了男人的腰背,甚至有意無意地扭動著身子迎合著男人的動作,嘴里也發出了如泣如訴的甜美之音……

    當朱媺娖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綁在眼前的絲帶已經被解開,自己正以一個羞人的姿勢被宋青書抱在懷中,更難堪的是兩人甚至依然結合在一起。

    稍微扭動一下,朱媺娖便清楚地感覺到了宋青書進入自己身體里那部分的形狀,那種羞人的感覺讓她下意識想掙脫開來,耳邊卻傳來對方的聲音:“別動,我現在正以歡喜禪宗明王明妃交合的姿勢治療你的內傷,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不要功虧一簣。”

    跟宋青書對視了一眼,朱媺娖頓時羞紅了臉,連忙將頭緊貼在他胸膛之上,不愿再抬頭。

    不知過了多久,朱媺娖突然間感到體內澎湃的真氣遠勝從前,:“為什么我的內力……”

    宋青書淡淡一笑:“歡喜禪法的確大多數時候是以采補為主,只是遠沒世人想得那么邪惡。你傷勢太重,為了救你,我不得不動用另一種雙修的法門。雙修本來是道侶間共享修為的一種手段,往往兩人修為相當才能達到最大的效果。很可惜的是,你的內力遠遠不如我,最終的結果便是你分去了我一半的內力。真算起來,其實是你采補了我才對。”
pk10 pk10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