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閣 > 都市言情 > 偷香高手 > 正文 第596章 一個自帶絕色美人光環的名字
    宋青書眼神一凝,伸手一夾,一柄詭異的金蜈鉤被牢牢夾住,還沒來得及說話,突然眼前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牛毛針激射而來。

    宋青書一身汗毛一下子全豎了起來,他知道這種細如牛毛的暗器專破內家真氣,也不敢托大硬接,急忙催動全身功力,硬生生地往旁邊平移了數尺,堪堪將那片牛毛針躲了過去。

    那人顯然也沒料到這世上居然有人能在這么近的距離躲開她的暗器,不由有了片刻的失神。

    宋青書趁機取下了臉上的面具,看著眼前:“別打了,是我。”

    眼前女人鳳眼含春,長眉入鬢,膚+wánロ巴,⊕.√●.¤色白膩,脂光如玉,長發垂肩甚是美貌,她渾身上下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雙手白膩如脂,十枚尖尖的指甲上卻搽著粉紅的鳳仙花汁,兩種顏色的對比極為強烈。

    這女人赫然便是五毒教何鐵手,原來當初金蛇營敗北后,宋青書暗中找上她,稱自己有辦法助她當上五毒教教主,讓她到燕京城等待,何鐵手猶豫半晌,最終還是同意了,來京城潛伏下來一直等到現在。

    “你這是什么暗器,這么厲害?”剛才牛毛針射空落到一旁墻壁上,墻壁上頓時千瘡百孔,周圍霎時間被毒藥腐蝕變黑,看得宋青書直冒寒氣,心有余悸地問道。

    “此暗器名為含沙射影,”何鐵手臉上帶著一絲歉意,“我不知道是你,不過你居然能躲過,實在是太厲害了。”

    宋青一笑,暗暗擦了一把冷汗:“我向來福大命大……”

    何鐵手終于回過神來,不由有些惱怒道:“你讓我來燕京城等你,結果一等等了幾個月都沒見到你,你要是再不出現,我就不等了。”

    宋青書訕訕地說道:“途中出了點事,耽擱了一些時日。”

    “好吧,這些暫且不論,你讓我等也就罷了,為何讓我在這青樓里等?莫非是覺得我們苗家女就該處于這種污穢之地么?”何鐵手嬌媚地笑了起來,聲音卻帶著一絲寒意。

    “你莫誤會,我讓你在這種地方等,是為了讓你多觀察青樓平日里是如何運作的。”宋青書急忙解釋道。

    “我觀察這個做什么?”何鐵手聲音中帶了一絲惱怒,盡管她煙視媚行,可每晚周圍都會傳來各種淫.聲浪.語,讓她哪里受得了,她心中只當是宋青書故意作弄她才這般安排的。

    “我不是承諾讓你當上五毒教教主么,”宋青書沉聲道,“不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總得付出一些東西來交換。”

    “哦?”何鐵手嬌笑一聲,“莫非公子對我這身子感興趣,不對啊,公子當初明明已經品嘗過了,難道是食髓知味么?”

    咳咳!

    這段時間相處的大都是些矜持的漢家女兒,宋青書被何鐵手的大膽奔放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急忙說道:“何姑娘莫誤會,我只是需要姑娘為我做一件事情。”

    “與青樓有關?”何鐵手若有所思。

    “不錯,”宋青書點點頭,“青樓這種地方魚龍混雜,而且往往能獲得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報,所以我打算在各國建立一個青樓情報網絡,而我思來想去,我所認識的女人中,就何姑娘最勝任這項任務。”

    “漢家女兒肯定不愿在青樓拋頭露面,找我這樣低賤的苗女當然最合適,”何鐵手冷笑幾聲,“可我又怎么知道幫了你之后,你會不會兌現諾言?而且說實話,你有沒有那個能力,我也很懷疑。”

    “區區一個五毒教主而已,”宋青書淡淡笑了笑,“你知道我和東方不敗的關系,而且最近應該聽說我與任盈盈的聯姻,你覺得這兩重身份,還沒能力幫你當上一個五毒教主么?”

    何鐵手頓時沉默了,前不久金蛇營與日月神教聯姻的消息已經昭告天下,她自然聽過,“好,就算你有能力幫我,可我又怎么知道你到時候會不會兌現諾言?畢竟你與藍鳳凰那狐貍媚子關系可不是一般地好。”

    “你可以設身處地想一想,當你手握一個龐大的情報網絡之時,還用擔心我不守承諾么?”宋青書啞然失笑,“至于藍鳳凰的事情,你也不用擔心,大不了到時候我再幫她建立一個新教就是了,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五仙教。”

    “五毒教,五仙教?”何鐵手眼前一亮,“好吧,我承認我被你說服了,我雖然與藍鳳凰那狐媚子不和,不過若是你對她過河拆橋,反手坑她,我也不敢和你合作。好吧,我答應你。”

    “太好了,所需資金我會盡數提供給你,至于具體怎么弄……唔,這兩天我有事,改天我會再來與你商議。”宋青書頓時激動起來。

    之前桑飛虹的五湖門建立起來的情報網雖然有效,可因她們身份所限,情報網有著明顯的缺陷,五湖門的情報網比較擅長收集江湖上下里巴人的情報,對朝堂達官貴人的情報,往往無能為力。而高檔青樓往往是達官貴人的銷金窟,用來收集情報再好不過。

    日后有這兩種情報網絡相配合,就能形成完美的互補。不過一想到這兩個情報網所需的開銷,宋青書就忍不住頭疼起來,如今到處都需要用錢,看來是時候去打打闖王寶藏或者是鹿鼎山寶藏的主意了。

    “好,那這幾天我會認真觀察一下青樓是如何運作的。”爭奪五毒教教主之位失敗,這幾年何鐵手過的日子仿佛喪家之犬一般,自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翻身的機會。而且能成為一個龐大情報網絡的建立者,何鐵手自然明白收益有多大。

    “對了,何鐵手這名字太難聽了,而且江湖上知道這名字的人不少,不利于日后你的情報工作,得給你改個名字。”宋青書臨走前,突然回頭說道,“唔,既然是開青樓的,就叫何青吧。”

    何鐵手一下子便皺起了眉頭:“何青?這名字太難聽了,我不要。”

    “何青的確不好聽,”宋青書略微沉思,“那就叫何晴吧,這可是傳說中一個絕色美人的名字,你可別說不喜歡。”

    “何晴?”何鐵手又長又媚的眼眸中閃過一絲光彩,咯咯笑了起來,“這名字我喜歡。”
pk10 pk10开奖号码